九百万美金,她不是没有赚到过,可是美国人理财观念向来很差,她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存款,她租房子,请保姆,各项花费每个月的开支基本上保持着一个平衡的阶段,如果突然多出九百万美金的债务……

    艾德琳简直无法想象自己以后的生活。

    她咽了口口水,“接下来,接下来我去了卫生间。对,接下来我去了卫生间。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我还照了镜子,确定那个光芒闪闪的钻石项链还在,对,那时候是在的。”

    “接下来呢?”萧采白继续询问。

    艾德琳眼睛发直,“接下来,接下来就没有了。”

    萧采白急忙对服务员交代,一边让人去卫生间那块寻找,一边继续询问:“那么你接下来遇到了什么人了吗?”

    艾德琳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对,我碰到了一个东方女人。”

    这话落下,周围所有人全部闪开,一个个将目光全部投在在场中的东方女人身上。

    整个就会,东方女人也没有多少,可是到底还是有几个的。

    萧采白继续询问,“这位女士穿的什么衣服?”

    西方人对东方人,有脸盲症,因为他们觉得华夏人都长一个样子,所以通过长相,估计艾德琳认不出来这个人,但是女人一般对衣服比较敏感,萧采白处理事情,的确很老道。

    萧采白,有能力。

    庄奈奈边想着,边直接走出来。

    这时候,矛头指向自己,如果她不走出来,那么等会被点名了,肯定更不好看:“撞了她的人,是我。”

    庄奈奈这话一出,周围所有人的眼神,全部齐刷刷落在了她的身上。

    米诺捂住了嘴巴,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庄奈奈?!”

    接着她直接指责起来,“是不是你偷了艾德琳小姐的项链!庄奈奈,虽然顾氏企业现在频临破产,很缺乏资金,这一条项链的确可以给你暂时堵一堵资金缺口,可是你怎么可以偷了艾德琳小姐的项链?你知不知道,这条项链价值九百万美金,艾德琳小姐将会因为这条项链,而背负一身的债务!”

    米诺竟然问都不问,直接给她定了罪!

    庄奈奈蹙起了眉头,觉得这个米诺,简直是蠢笨到可以。

    她勾了勾嘴唇,看向萧采白,“说人偷东西,总要有证据吧?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来指责别人,这就是萧家的气度?”

    萧采白皱起了眉头,对米诺开口,“对,堂姐,说庄小姐偷东西,必须要有证据,现在没有证据,你不要这么直白的指责她。”

    这声音里,透着一种无奈。

    饶是别人听到了,也会觉得萧采白拿米诺没有办法。

    米诺冷哼了一声,直接上前一步,“想要证据?直接搜一搜不就行了吗?”

    搜?

    庄奈奈眯起了眼睛。

    来参加晚会的人,穿的都是晚礼服,晚礼服一目了然,所以这个搜,当然不可能是搜身,那就只能是搜包了!

    可是,她凭什么要让对方搜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