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要刺激施锦言,可这句话落下,司静钰就觉得自己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她突然就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一味的逃避了,因为面对着他,都是痛。

    她咬了咬嘴唇,突然就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真的很没意思。

    施锦言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僵住,哪怕知道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可他还是在固执的坚持自己的坚持。

    他绷紧了下巴,握着司静钰的手,用力抓紧,似乎一放手,她就会离开。

    他看着司静钰,开口道:“你这次出去两个月,回来也一个多月了,我们还没有一起吃过饭,你稍等我一下,我们去吃晚饭好吗?”

    吃晚饭?

    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这个男人,还没吃晚饭?

    她心里涌上来一阵心疼,可……她为什么要陪他吃晚饭?

    她摇了摇头,“我吃过了。”

    施锦言顿了顿,再次开口,“我还没吃,我们去楼下吃点夜宵,好吗?”

    看出她的不情愿,他还是紧紧抓着她的手,“或者,我们去茶水间,喝点茶吃点点心。我有些话想要给你说,静钰,我……”

    话还没说完,有人小跑着跑过来,“施先生,有份文件需要您签个字。”

    施锦言蹙起了眉头,“稍等一下。”

    然后回头,紧张的看着司静钰,“你要还是不愿意,或者我们就在这里说两句话。”

    就说两句话……

    司静钰定定看着他。

    施锦言因为家境不好,所以工作上格外的努力,奋斗了这么多年,还没三十,已经开了自己的地产公司,在他们这群人里面,算得上最出类拔萃的了。

    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以前甚至加班好长时间不回家。

    可是现在……那秘术神色紧张,很显然要签字的这份文件很重要,可是他竟然为了自己,让小秘书稍等一下?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一下子涌入心间。

    以前,她费尽心机,只为让他的视线可以多停留在自己身上一秒,可他却从来都神情冷淡,清冷的很。

    而现在……

    这是一种多么浓郁的嘲讽。

    她低下了头,莫名其妙的,就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她再次抿了抿嘴唇,才开口道:“那你说。”

    那你说……

    三个字,却让施锦言一下子定在原地。

    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邀请她吃晚饭,吃夜宵,甚至吃点心,都是为了留住她,为了让自己能多看她一眼。

    然而当真正的她让自己说的时候,所有的想念与思念,此刻全部静音,他就像是得了失语症一样,说不出任何情意绵绵的话来。

    施锦言定定看着司静钰,其实,所有的话,全部都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那就是,老婆,不要走。

    老婆,不要离婚。

    可这话到了嘴边,他却说不出来。

    想到家中的新新,想到白,他就知道,这场婚姻中,自己带给司静钰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可是让他放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