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到她这么看着,都觉得心都化成了水似得。

    可她的孩子……

    三个月的时候,会在哪儿?有没有人照顾他?他渴了饿了,会不会有人给他喂奶吗?它尿了,会有人给它换尿布吗?

    她的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长得什么样子,像她多一些,还是像施锦言多一些?

    她的孩子……

    司静钰感觉胸腔里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空气,压迫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弯了弯腰。

    可弯下腰来,那疼痛还是无处不在,让她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生生被从身体里抽离。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回国这么久,她一直不敢来看庄奈奈的两个孩子,怕的就是会这样。

    可今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两个孩子,喊她姑姑。

    可那个喊她妈妈的孩子,却在哪儿?

    司静钰攥紧了拳头,身体一点一点的,顺着墙壁,滑倒在地上。

    地面上的冰冷,穿透了衣服,像是要刻到她的骨子里一样,让她的心,也跟着变得凉凉的。

    然后她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脸颊上划过,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溅起几个水滴。

    她抿了抿嘴唇,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看到司正霆在房间里,她不敢进去,悄悄往外走,离开了别墅。

    她开着车,继续在北京城晃荡。

    眼眶里的泪水却怎么也收不回去了。

    泪眼朦胧中,她将车子开到了旁边,然后静静透过窗口,打量着北京城的夜色。

    诺大的城市,繁华的都市,却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家。

    她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垂下了头,叹了口气。然后正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诧异扭头,看向外面的风景。

    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让她一愣。

    她怎么就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这里?

    她咬了咬嘴唇,往车子另一边的窗口处看过去。

    那边是一个写字楼,写字楼的六七八层处,在外面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华普有限责任公司。

    华普……是施锦言的公司啊。

    跟施锦言结婚以后,她经常来这里。

    因为施锦言对她的态度有点冷,她就想着,到底都是夫妻了,怎么可以让关系一直这么僵持下去?

    所以,她经常会做了饭菜,给他送到公司里来。

    那时候,刚刚结婚。

    蜜月的那段时期,她幸福的甚至觉得,孩子的事情都没有那么大的伤害了。

    她对这个婚姻充满了期望,也为了这个婚姻做出了努力。

    可是他呢?

    他呢?

    想到他,司静钰的精神都有点恍惚了。

    明明刚结婚的时候,他对自己也是好的,那种好,她都能够感觉到,尤其是在床上,他们两个合拍的让人觉得默契到可怕,像是天生就该是他们两个似得。

    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就变得相敬如宾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