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神色淡淡的,看了白一眼,带着她往旁边的会议室走。

    庄奈奈想也不想,就抬脚跟上,她们三个女人进入会议室以后,白就直直坐在了司静钰的面前,她咬住了嘴唇,才开口道:“静钰,我来是想要求你一件事儿。”

    司静钰抿住了嘴唇,心几乎都在颤抖的开口,“你刚刚说孩子的事情,你想说什么事儿?”

    关于孩子的事情……

    这一句话,直接让司静钰的心都颤抖起来。

    孩子,她说的这个孩子,是指自己的孩子吗?

    哪怕明知道自己有孩子这件事情,或许除了她之外别人都不知道,可司静钰还是充满了期待。

    此刻,她说完这句话,就直接看向白,却见白略微沉默了一下,这才开口:“对,是关于新新的。”

    司静钰一下子就失落下来,她噌的站了起来,“我对别人的孩子不感兴趣。”

    说到这里,她直接往门口处走。

    可还没走到门口处,就听到白开口:“司静钰,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说,你就不能放过锦言吗?!”

    放过他?

    司静钰唇角撤出一抹冷笑,心里的痛,排山倒海般涌来。

    她跟施锦言才是真正的夫妻,可为什么每次施锦言有什么事情,都是白告诉她的?

    司静钰顿住脚步,回头,“再说最后一次,我已经对他提出了离婚,现在是他不同意离婚,我还怎么放过他?”

    她神色凄楚,“到底是我放过他,还是他放过我?”

    白听到这话,却不为所动,“司静钰,你放过他,如果你真的放开了,帝豪会这么打压我们吗?!”

    打压?

    司静钰一愣。

    她已经将离婚的事情,全权交给司正霆负责,回国之后也从来没有过问,不会让自己去触碰那些伤口。

    所以打压一说,她还真不太明白。

    对这件事情,庄奈奈多少了解一些。

    当初在超市里面,司正霆亲眼看到了施锦言的孩子,怒意之下,对施锦言不留任何情面,跟他提出离婚,甚至财产的分割都可以什么都不要。

    可施锦言却咬紧了牙,就是不同意。

    司正霆一怒之下,对他们公司进行了打压。  Hello,继承者

    施锦言有能力,有本事,可惜跟司正霆比起来,跟帝豪比起来,他的公司还是少了那么一点底蕴。

    庄奈奈本来以为,司正霆一出手,一个月肯定就搞定了,可看白这幅样子,似乎……婚还没离?

    这个施锦言,果然很厉害啊!

    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竟然坚持了都小半年了!

    看司静钰这么迷茫,她赶紧小声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司静钰听到司正霆打压施锦言以后,眼瞳一缩,露出了一丝沉重的神色。

    白看着她,开口道:“锦言这几个月一来,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你们帝豪有钱有势,就这么欺负人吗?他已经生病了,发高烧到三十九度五,还在坚持工作,人这些日子,瘦了十斤,憔悴的不像样子,司静钰,你就不能放过他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