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奈奈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大铁门打开,管家正站在那里,看着庄奈奈开口:“太太,我就知道您会来,请进。”

    庄奈奈:……

    门都开了,她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答案显然是来不及。

    况且……她也真的担心司正霆的病情,于是一咬牙,往里面走。

    路上,李叔为她解释:“先生从小就这样,只要生病了,就不去医院,不打针不吃药,非要硬挺着,谁接近也不行,这一次发烧都烧糊涂了,可人还是坚持着,我们连喂水都喂不进去。太太,你快点去楼上看看他吧,病了好几天了,挂水退烧,他也挣扎的厉害,现在人整整高烧一周了,再不退烧,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庄奈奈听到这里,眼瞳一缩,高烧一周了?怎么会这么严重?!

    她急忙跟着李叔上楼,进入卧室的那一刻,她的视线,立刻捕捉到司正霆。

    他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身体单薄。他的脸色发红,眼睛紧紧闭着,房间里也充斥着一股独属他的男性气息。

    李叔将退烧药拿给她,“太太,这是先生应该吃的药。”

    庄奈奈低头看了看药,再看向床上的男人,他全身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个头,那副样子,褪去了往日的高高在上,褪去了清冷华贵,就像是个大孩子一样,让她将话咽了下去,接过了李叔手中的药。

    李叔顺势转身,打算离开。

    “李叔。”庄奈奈叫住他。

    李叔回头。

    庄奈奈沉默了一下,开口道:“等他醒过来了,不许让他知道我来过的事情。”

    李叔一愣,“太太,这……”

    庄奈奈抿了抿嘴唇,“如果你不能保证,那我现在就走。”

    李叔:……所以,他现在能不答应吗?

    李叔将房门关上,整个卧室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庄奈奈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着,痴迷的定格在他的脸颊上。

    没人的时候,她终于可以这么放肆的打量他了。

    他原本就清瘦的脸颊,更瘦了,导致脸颊上的颧骨都凸现出来,显得轮廓更加锋利硬朗。

    此刻,他似乎是做梦梦到了什么,嘴里细碎的说出什么胡话来。

    庄奈奈侧耳倾听,隐约听到了几个字:“奈奈……躲开!……奈奈,不要离开我……”

    心,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宛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让她突然间觉得疼的无以复加。

    眼眶也一下子就酸涩起来,鼻子发酸,她抿了抿嘴唇,上前一步,忍不住小声开口道:“既然这么舍不得我,又怎么舍得将我送走?”

    她低低说完这句话,就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于心不忍,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触手滚烫的温度,吓了庄奈奈一条,而床上的人,似乎被人碰触不太高兴,所以皱起了眉头,头略微偏了偏,可似乎又感受到了她手心处的凉意,偏了偏之后,又将头转回来,挨着她的手,接着眉宇间就舒展开来,他甚至还无意识的蹭了蹭她的手心,就像是一只讨好主人的小猫一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