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恨了庄美婷那么久,可到头来,原来自己的恨,都是莫名其妙的。

    她震惊的看着李玉凤,她不过是这个女人,为了上位的手段与工具!

    她摇了摇头,再次后退一步,那么她处心积虑的对付庄奈奈,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要报仇,可她到底该找谁报仇?该找谁来为她的人生负责?!

    李玉凤看到米诺的情况,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她往前一步,再次抓住了米诺的胳膊,“诺诺,你相信我,诺诺,你看着我,我是你妈妈,我怎么可能会害你!诺诺,你现在跟司先生离婚了也没关系,这个顾家,整个都是你的好不好?你别这样,你这样子,妈妈看着好害怕,诺诺……”

    米诺听到这话,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李玉凤,半响后才缓缓开口,“那我现在应该恨谁?那我现在,应该干什么?”

    人生,似乎除了恨,已经别无他求。

    李玉凤听到这话,眼眶再次一红,心疼的像是被刀刺中一样,她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米诺,急忙抱住了她,“诺诺,你要是非要恨一个人,你要么就恨我吧!都是妈妈的不好,这么多年了,妈妈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这豪门的锦衣玉食的生活,都无法弥补妈妈心里的痛!诺诺,你要是真的觉得生气,你打妈妈一顿,你别这样子,你别这样子啊,诺诺,妈妈心疼你……”

    心疼她……

    面前的这个人,恐怕是第一个心疼她的亲人了,所以米诺怎么可以恨她?

    她的人生已经如此失败,怎么可以这样?  Hello,继承者

    米诺茫然的目光定格在李玉凤身上,所有的情绪突然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点一样,一把按住了李玉凤的肩膀,将她推开,“不,不,这不是你的错。”

    米诺自言自语,又带着一股恨意与狠劲儿,“这都是庄美婷的错!要不是她当年不主动离开,你也不会想到这个办法!”

    李玉凤这么多年,饱受心里上的谴责,那些浓郁的恨意和愧疚,让她都快要承受不住了,她早就将这些全部转移到对庄美婷的恨意上,所以听到米诺这句话,顿时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都是庄美婷的错!可是她现在已经死了,我们根本就报不了仇,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对付庄奈奈。”

    “对对对。”米诺像是疯了一样,“对付庄奈奈,要让她跟我一样惨!不,要让她比我还惨!”

    李玉凤见她眼神里有了风采,这才点了点头,同时放下心来,他是真的怕米诺会一蹶不振,从此没有了人生的希望。

    想到这里,李玉凤再次开口:“诺诺,既然现在这样了,那你明天就去咱们顾氏企业工作吧,顾氏企业其实就是服装行业,以后顾氏企业,早晚也要交到你的手上,你先去上手好不好?”

    米诺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接着就突然察觉到什么,猛地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处,已经震惊万分的顾星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