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婚庆公司上班,的确很憋屈,这半年来,那个王经理不知道欺负了她多少次。

    现在潇洒离开,庄奈奈却没有兴奋的感觉。

    她的心,沉沉的。

    脸上,也火辣辣的疼着。

    走在北京城的街道上,她此刻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以前有什么委屈,都有妈妈开解,后来妈妈生病后,即便是她没办法开解自己,可只要被她抱一抱,庄奈奈就能满血复活。

    可是现在……庄奈奈却不知道该去找谁。

    一阵风吹过,庄奈奈觉得有点冷,她抱紧了胳膊,咬住了嘴唇,眼眶都红了。

    妈妈,你在哪儿?

    妈妈,我想你了……

    庄奈奈摸了摸自己的脸,最后决定,回家看看。

    ……

    虽然妈妈被送到了国外,但是这个小平房却是庄奈奈和妈妈从小一起长大的地方,况且妈妈早晚会被接回来,到时候也不能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所以庄奈奈没有退租。

    她在这熟悉的房间里,来回转悠,本想要寻找妈妈的痕迹,可视线却落在了一个尘封的大箱子上。

    那个箱子,放在衣柜最上面,积了很多灰。

    庄奈奈看到那个箱子,心里一颤。

    那是她所有上高中的痕迹,五年前跟司正霆分手后,就全部封印,也努力让自己忘却过往,这么多年,为了不触碰到内心深处的痛,她从来不敢打开过。

    望着那个箱子,庄奈奈突然就跳到了桌子上,然后惦着脚,将沉沉的箱子往外拉,然后用力搬下来。

    灰尘四起,她被呛得咳嗽了两声,然后顿了顿,这才打开箱子。

    那些深埋在记忆的东西,一旦被挖掘,总是能很轻易的触动人心。

    箱子里的东西,堆放的很乱,作业本,教科书,还有校服等等等。

    庄奈奈随手拿起一个作业本,打开后,发现第一个作文,就是《我的梦想》。

    梦想?

    那时候,她的梦想很单纯,就是跟司正霆谈一场恋爱,还记得当时老师气急败坏,在她“死不悔改”后,让她将家长叫到学校来。

    那时候妈妈是个清洁工,穿着打扫街道的衣服施施然来到学校,哪怕被别人指指点点,也自有一股傲气,边走边对庄奈奈说:“奈奈,你看,周围的这群人说你两句,你是会少块肉,还是会少点钱?不要因为自己的特立独行而质疑自己,只要顺从本心,自己觉得自己不比别人低一等,你就永远都是最骄傲的公主。”

    庄奈奈那时候觉得妈妈说什么都是对的,仰着小脸,非常满足和骄傲。

    现在想想……也觉得妈妈很酷。

    后来,到了老师办公室,语文孙老师将作业本递给妈妈看,然后瞪了庄奈奈一眼。

    本以为庄妈妈看完,会训斥庄奈奈,可没想到……

    “奈奈,你的议论文写的越来越棒了!首先点出观点,接着举了几个成功案例,最后再结合自身情况,给出了最切实际的途径,不过语言还需要再稍微精致一点,你有几个地方,口语太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