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正霆的脸上,已经露出心疼的神色,他紧绷着下巴,二话不说走到旁边的柜子里,拿出消毒液,给丁梦亚消毒。

    他高大的身躯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因为匆忙,没有脱掉外套,所以他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可他的眼神,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虔诚,让庄奈奈看的,心里都有些发酸。

    庄奈奈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司正霆。

    司正霆为丁梦亚消毒包扎以后,叮咛她,“别织了。”

    丁梦亚呵呵笑,“好,好。我其实没想干什么,就是闲着无聊,给自己找点事儿干。我知道孩子刚出生,身体娇嫩不能穿的,我没打算给孩子穿,我这不是想着,自己都五十多岁的人,要立志做个贤妻良母么?等以后给你找个后爸更容易点……”

    丁梦亚絮絮叨叨说着这些话,努力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司正霆抿着嘴唇,始终不说话。

    等到丁梦亚说完了,这才站起来,看了庄奈奈一眼,旋即开口,“嗯,那我们走了。”

    庄奈奈看着司正霆,心里有点堵得慌。

    她知道,司正霆是在照顾她的心情,不愿意她为难,所以才会对自己妈妈的心意视而不见。

    她抿了抿嘴唇,想说什么,可话语到了嗓子眼,想到至今仍旧下落不明的庄妈妈,又闭上了嘴巴。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视线又落在了餐厅里,桌子上什么大鱼大肉都没有,只有一碗泡面。

    所有人都在开开心心的过大年,可她却连吃饭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只为了织一堆,孩子根本就穿不了的毛衣。

    两个人离开了丁梦亚的别墅,在路上的时候,司正霆脸色有点不好看。

    他心里是很难受。

    姐姐过得不好,妈妈过的更惨。

    明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却都因为一个未知的车祸,搅乱的全家不得安宁。

    可是奈奈也没错。

    如果是自己,在当年亲眼目睹了别人的妈妈撞了自己妈妈,他肯定也不会原谅对方。

    可当不被原谅的人是他的时候,司正霆觉得心里很憋闷得慌。

    明明……今年可以和她一起过年了,多少年的心愿,终于可以达成了,可这个年,怎么就过的这么不顺心?

    司正霆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的看向窗外,接着给季宸打电话,“给丁女士定一分年夜饭。”  Hello,继承者

    话还没说完,手机却一下子被庄奈奈抢了过来,司正霆一愣,就听到庄奈奈开口:“不用了。”

    她挂了电话,扭头看向司正霆,眼神定定,“我们接……她去我们家过年吧。”

    司正霆听到这话,一时间有点愣住。

    庄奈奈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但是就这么看着自己爱的男人这么为难,她实在是没办法让孩子的奶奶,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别墅里面住着。

    至少,这个年就这样过吧。

    或许,丁女士真的不是害了自己妈妈的凶手呢?

    庄奈奈决定自欺欺人,同时在心底祈祷:妈妈,希望你不要怪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