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她猛地扑了过来,“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

    施锦言后退了一步,定定的看着白。

    而施锦言怀里的新新,看到白的样子,忍不住对她伸出了手,“妈妈……”

    场面非常让人觉得凄凉。

    “够了!”施锦言猛地怒吼了一声,白的哭声一下子顿住,呆呆的站在那儿。

    施锦言眼神里带着一抹厉色的开口,“白,我一直以为孩子跟着你很幸福,可我从来没想过你竟然会这么对他!白,这孩子是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你生下来的,法律上,我都可以不对他负责任!可是你既然这么对他,就别怪我跟你打官司!”

    厉声说完这些话,施锦言不顾白惊愕的样子,转身拥着新新和司静钰,就要上车。

    可司静钰却站在原地不动。

    她定定看着白,然后又看向施锦言怀中的孩子,然后将自己身上,施锦言温暖的大衣脱下来,披在了施锦言的身上。

    施锦言刚要说话,司静钰就拽住了他的手,“锦言,我们离婚吧。”

    施锦言想要说什么,司静钰就再次开口,“这一次,我说真的,我会让律师联系你,你不同意,我会跟你打官司。”

    车内的温度很温暖,大壮将温度调到了最高,可司静钰仍旧是冻得啧啧发抖,紫黑色的嘴唇也没有缓解。

    庄奈奈将给自己准备的保温杯里的热水拿给她喝,她伸手接过来,可双手发抖,水被溅了出来。

    庄奈奈拿着水送到了她的嘴边,她这才勉强喝了一口。

    温暖的水进入到嘴里,司静钰像是身体内的水分一瞬间就被激活了,眼泪刷刷的就流了下来。

    庄奈奈看着就叹了口气。

    刚刚,她说完了那句话,直接决然转身离开,留下施锦言站在原地,神色复杂。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庄奈奈觉得,施锦言是爱着司静钰的。

    而司静钰对他,肯定爱的更深。

    庄奈奈看着她,以为司静钰会想要倾诉,可司静钰却始终不发一言。

    他们回到司家,保姆赶紧熬了姜汤送了上来,司静钰任由庄奈奈给她灌了两大碗,然后就躺进被子里,还是在发抖,似乎冻僵的身体,怎么也暖喝不过来。

    当天夜里,司静钰就发烧了。

    而庄奈奈怀着身孕,司正霆害怕会被传染上感冒,所以强行让庄奈奈回房休息,自己在另一边照顾着她。

    庄奈奈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施锦言那边没了动静,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那么冷的天,这么冻着,还肺炎,不会……

    想到这里,庄奈奈就觉得孩子非常可怜,她伸出了手,摸向了自己的肚子,深深叹了口气。

    孩子,等到你出生了,妈妈一定会好好对你,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可怜。

    这么想着,庄奈奈终于入睡。

    等到第二天,司静钰仍旧高烧不退,家庭医生给挂水,司静钰昏昏沉沉躺在床上。

    庄奈奈没去上班,大约上午十点左右,门铃响了,保姆打开门,就看到施锦言走了进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