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内心情绪复杂的时候,白见她还是不说话,又推了一把新新,“新新,去给你阿姨跪下,让她把爸爸还给你,不还给你,你就不起来!”

    司静钰听到这话,眼瞳一缩!

    就连站在远处的庄奈奈都看不过去了,她现在是个孕妇,对孩子特别心软,大人们无论干什么,都不能波及到孩子啊。

    她上前一步,指着白怒斥道:“你干什么?做人小三还有理了?你这么折腾孩子有意思吗?!”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都对着白指指点点。

    白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我怎么了?我跟锦言是初恋,我们才是天生的一对!是你插入到了我们之中,我本来想就这样算了,可是离开了以后才发现有了孩子,现在孩子需要一个家,我怎么了?我只是想要给我的孩子一个家,呜呜呜……”

    白哭了起来。

    人们大都是同情弱者的,此刻看到她的样子,再去看看司静钰,扔在地上的羽绒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身上穿着的小羊毛衫,也不是普通人家能买得起的。

    再去看白……

    有人忍不住对着司静钰开口,“姑娘,这样的男人你也留不住了,还是离了婚算了!也能成全他们三个人,孩子这么小,孩子是无辜的啊~”

    “对啊,姑娘啊,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是何必呢?”

    “……”

    一声声,一句句,让庄奈奈听着都红了眼眶,她怒火攻心,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开口道:“你们在说什么?他们才是夫妻,凭什么让她让位?你们这群人怎么这么不辨是非!你……”

    庄奈奈还想说什么,司静钰就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她脱了羽绒服,整个人非常冷,手指头冰凉冰凉的,那种冷,透过庄奈奈的肌肤,都能让她打个颤。

    如果不是坏了孩子,不能冻感冒,庄奈奈此刻肯定就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姐姐穿上了。

    她看着司静钰,突然间就很心疼她。

    庄奈奈眼眶一瞬间都红了,另一边,白再次推了推新新,“新新,你去啊!”

    新新踉跄了一下脚步,回头看了白一眼,小脸上写满了坚持,可是看到白哭的眼睛都红的样子,新新这才咬了咬嘴唇,缓缓来到了司静钰的面前。

    那么小的孩子,在寒风中啧啧发抖,只要是个人看到,都会于心不忍。

    司静钰知道,自己应该讨厌这个孩子,因为这是她婚姻破坏最大的罪魁祸首。可看他精致的小脸,看他的样子,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司静钰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血缘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新新仰着头看着司静钰,半响,他才开口,“阿姨,你能把爸爸还给我和妈妈吗?”

    他的声音已经冻的很小很小,离得远的人,都几乎听不到他说什么。

    司静钰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她努力咬住嘴唇,才让自己没有那么狼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