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听到夫妻两个字,全身一震,她噌的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向施锦言,她紧紧咬着嘴唇,使劲哆嗦着嘴唇开口道:“为什么?施锦言,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变心?!明明我们才是情侣,明明是她插入到了我们之中,明明是她对不起我们!”

    白用力的吼出了这么一句话,可施锦言却只是坚定地伸出了手,将她紧紧抱着他的手指,毫不留情的一根一根掰开,旋即扭头对她开口,“白,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他说完这句话,又看了一眼医院内,抿了抿嘴唇,这才开口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施锦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明明我才是你女朋友,明明是她强行插入到我们中间!施锦言,明明是你对不起我,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你就算不想要我了,可是难道新新,你也不想要了吗?!”白低声哭着,声音里带着祈求,“施锦言,明明是你们背叛了我,被我抓、奸在床,你怎么可以对她有了感情?”

    抓、奸在、床?

    这四个字,让施锦言再次心中一揪。

    是啊,他跟司静钰的婚事,原本就是一场笑话,就是一个误会。

    施锦言想到这里,扔下白,大步离开了医院。

    庄奈奈原本开开心心来体检,可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她侧头看了一眼司静钰,见她一句话也不说,脸色有点发白,虽然努力维持着自己情绪的正常,可庄奈奈还是能从她紧绷的下巴,还有走路过快这一点,感受出来,她在难过。

    庄奈奈深深叹了口气,干脆岔开了话题,“姐,前几次产检,都检查出来了,我这是双胞胎,你觉得是男是女啊?”

    司静钰听到这话,顿时开口,“一男一女最好!”

    庄奈奈顿时笑了起来,“这几率也太小了,龙凤胎的概率可是最少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低下了头,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嘴里说着概率太小了,可是其实内心深处也是这么想的。

    儿女双全,几乎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吧。

    这么想着,两个人就到了监察室内,司静钰在外面等着,庄奈奈掀、开、衣服躺在床、上,然后医生拿着仪器来听胎心。

    胎心被无数倍放到进入到仪器里,砰砰砰的声音,非常剧烈。

    庄奈奈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那仪器,医生立马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声音太大了点啊。”

    庄奈奈摆手,“没事没事儿。”

    接着,医生就开始询问各项指标,等到检查完了,告诉她一切都好,然后给庄奈奈预约了下次检查的时间,庄奈奈跟医生告别。

    庄奈奈跟司静钰走出妇产科的大楼,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拍向自己的脑袋:“我忘了拿手机,你等我一下啊!”

    司静钰还沉浸在刚刚的事情之中,情绪一时间之间走不出来,听到这话下意识就点了点头,然后等到庄奈奈冲进去以后,猛地想到了什么,眼瞳一缩,急忙往大楼里跑,“嗳,奈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