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正霆听到这里,手握成拳头,嘴唇紧抿,绷着下巴看着他,黝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某些警告与怒意,最后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身进入病房。

    施锦言神色恍惚了一下,扭头,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房内。

    司静钰眼神坚定,背脊挺得笔直。

    他顿了顿,再次想到新新,立马迈开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北京城的某个小区中,一个简单的二居室内。

    装修精致的房间里,灯火通明,白平日里姣好的面容,此刻却带着几分狰狞。她垂着头,看着茶几上躺着的那个孩子。

    新新昏迷了,脸已经红成了猴屁股。

    可大冷的天,他却全身被扒光,阳台的门开着,冷风灌进来,冻得他小小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伸出手搂着自己,然后喊着:“妈妈,好冷,爸爸,救命……”

    白听到他喊妈妈两个字,顿时紧紧攥住了拳头,原本柔和心疼的目光,再次变得冰冷。

    她弯下了腰,低着头,凑在他的耳边开口道:“新新加油啊,无论怎么样,我也养了你这么多年,只要你能让爸爸回家,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好不好?”

    说完了这句话,她伸出手抹了一把新新的胸膛。

    他全身都烧得滚烫,那种热度,通过她的手心,烧尽了她的心脏,却烧不去那些肮脏。

    等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白这才转身,为新新将衣服穿上。

    她的动作略显粗鲁,小孩子的皮肤都被弄得红了好几块,她刚给新新穿好了衣服,门口处就传来了脚步声。

    白立马眼睛一眯,将新新抱在了怀里,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直接冲了过来,眼里含着泪水的开口:“锦言,快来看!新新烧得不行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呜呜呜……”

    施锦言一眼看到新新的样子,顿时急了,“快点拨打120!”……

    司静钰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收到了惊吓需要慢慢修养身心。

    所以在医院里呆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家了。

    司静钰住在司家别墅,人就像是被脱了一层皮一样,没有精神,索性庄奈奈怀孕了,就有事儿没事的找她说话。

    司静钰感恩庄奈奈的用心,两个人你将就我,我将就你,在家里呆了两天,感情就好的跟亲姐妹一样了。

    这天,她们两个在家里呆着无聊,于是就打算去商场买一些婴儿用品。

    司机开车将她们送到了附近的大商场,她们推了一辆购物车,慢悠悠的在商场里面走着,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两个人好奇走了一步,就听到有一个女的死死抓住一个贵妇人的手哭着开口:“你可不能不救我们啊,桂春,桂春哪,阿明是你亲侄子啊,你现在飞黄腾达了,你不能不理我们啊!”

    那女的穿的很破,大冬天的,花棉袄破破烂烂的。

    庄奈奈本来没在意,扭过头也不打算凑热闹,可是这么一扭头,突然发现,那被拽着的贵妇人,怎么会是……李玉凤?!!

    ps:有木有被这个秘密给震惊到?!七更完,剩下的明天中午更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