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梦亚听到这里,眉头越蹙越紧,面色上就带了几分不耐烦。

    她属于什么都爽快说出来的性格,这么些年不管理公司,更是少了几分虚以委蛇,所以忍不住开口,“直接说重点吧。”

    这个性格,到时跟庄奈奈有几分相似。

    李玉凤垂下了头,忍不住想,幸亏他们婆媳不和,否则就依她们的性格,如果没有心结,恐怕婆媳关系会非常好。

    李玉凤想到这里,就深深叹了口气,“亲家您别嫌我说话难听,这谁家嫁女儿没个聘礼的,现在倾颜又怀孕了,之前两个人就登记了一下,我们顾家也给了倾颜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做嫁妆……”

    丁梦亚实在是受不了她这说话总是非常隐晦的样子,于是开口打断了她,“顾倾颜想要什么?”

    李玉凤抬头,看到丁梦亚不高兴的脸,心里暗喜,她垂下了头,“是不是,应该转到她名下一些股份?”

    丁梦亚一愣,接着深深蹙起了眉头。

    帝豪集团是个大集团,司正霆能够完全控制住,就是因为他手里握着的股份,如果给庄奈奈百分之五,以后这百分之五出现什么变动,司正霆的绝对权就会受到威胁。

    她抿了抿嘴唇,“她想要多少?”

    “百分之十。”李玉凤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百分之十,恐怕丁梦亚名下,也就百分之十的股份!

    丁梦亚蹙起了眉头,半响,才冷冰冰的勾唇,“她的胃口,还真不小。”

    李玉凤继续开口,“也不怪我们家倾颜,主要是这一胎怀的这么困难,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孩子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

    丁梦亚听到这里,顿时觉得气结,所以,李玉凤和庄奈奈这是打算挟天子以令诸侯?用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她?

    丁梦亚垂下了眸子,面上已经非常不高兴。

    李玉凤却继续开口,“其实吧,我家倾颜从小生活贫困,没有安全感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说是吗?”

    丁梦亚没有开口说话,她垂着头,突然抬起头来,“这到底是顾倾颜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李玉凤被这突然发难的话,问的有点慌,多亏她提前有准备,于是低下了头,“这是我们母女的意思。”

    丁梦亚淡淡的“哦”了一声,接着开口,“她想要股份,就让她直接跟司正霆说吧,他们是夫妻,我们身为长辈,还是少插手他们年轻人的事情为好!”

    李玉凤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眉头一蹙开口道:“可是这种事情,她怎么说得出口?”

    “他们是夫妻,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李玉凤还想说什么,丁梦亚就定定看着她,“还是,这根本不是顾倾颜的想法,只是你的想法?”

    哪怕五年前,她跟庄奈奈有心结,可丁梦亚却确定,庄奈奈不是那种爱财如命的人,因为,当年她给她的空头支票,上面可以填上很多的数据,可她只填写了三十万。

    李玉凤听到这里,就紧紧攥住了拳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