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还躺着,听到施锦言的话,他微微一愣,旋即,他认真的看着施锦言,“爸爸,如果我告诉了妈妈,妈妈是不是会伤心。”

    施锦言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下,过了良久,他才笑:“是。”

    新新立马点头,“那爸爸,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施锦言伸出了手,摸了摸新新的头,“好孩子,乖。”

    所以,姚腾到底干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白知道,可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施锦言猜到了,他从不多说。

    司正霆查到了,他却不话多。

    新新被告知了,他却说自己忘了。

    然而,新新真的忘记了吗?多少年后,他每次想起白所说的姚腾的事情,就会反复在心中思量。

    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爱情,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一个正直的人做错事,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那么疯狂。

    *

    半年时光转瞬即逝。

    今天的皇家酒店门前,格外热闹,鞭炮礼花放个不停。

    门口处,一个大大的花拱门,漂亮的让人像是置身幻境,周围布置满了玫瑰花瓣,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琳琅满目,让路人远远的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往这边凝视。

    花拱门上的每一朵花,都是空运过来的,娇艳欲滴,香气铺面。

    这个婚礼现场,被布置的如梦如幻,虽然是中式婚礼,没有去巴厘岛,却结合了中式和西式的风格,搞得声势浩大。

    花门上,写着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新郎施锦言,新娘司静钰。

    此刻,施锦言穿着白色的西装,满脸喜色的站在酒店门前迎接来宾。

    而新娘司静钰……则是在休息室里面休息着,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司静钰坐在梳妆台上,望着镜子里面的女人。

    半年时间,她调养到人生最佳状态,原本清瘦的身体,因为还在哺乳念姚,所以****饱满,穿着婚纱,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漂亮的不像话。

    司静钰很尴尬,原本觉得不用办婚礼了,可是没想到妈妈和施锦言死活不同意,就连庄奈奈和司正霆,也极力赞同。

    虽然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可是一个女人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了。

    她透过梳妆镜,还可以看到门外施锦言意气风发的样子,别说新娘子了,就连新郎官,在今天都格外漂亮。 .  首发

    想到这半年的生活,司静钰忍不住勾起了嘴唇,曾经,她什么时候想过,能跟施锦言如此相亲相爱呢?

    她正在思考着,就看到庄奈奈来到她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询问:“姐,涨奶了吗?”

    一句话落下,司静钰脸颊就有点不正常的红。

    这个庄奈奈,结婚以后说话越来越没有顾忌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处,从早上被接亲,来到这里,的确是已经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没有给念姚吃奶了,所以还真像是施锦言说的那样,硬邦邦的,涨得慌。

    她轻轻点了点头,就见庄奈奈变戏法一样,拿出准备好的吸奶器递给她,“念姚人小,今天人多,没把她带过来,你先用这个将就一下。”

    说到这里,眼睛眨了眨,接着开口,“其实,让姐夫来帮你解决,最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