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这话落下,施锦言刚好推门而入。

    施锦言刚刚出去买饭去了,这会儿拎着月子餐走进来,刚好听到了司静钰的这句话,他淡漠的视线往电视上扫了一圈,然后与司正霆对视一眼。

    两个男人,一个眼神,就明白了要做什么。

    司正霆直接开口,“姐,你想多了。”

    施锦言则是将盒饭放到了司静钰面前,“月子餐都要少盐少油,虽然不好吃,但是为了你身体好,别嫌弃。”

    司静钰脸色一红,瞥了司正霆一下,然后就恶狠狠瞪了施锦言一眼,当着弟弟的面,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让她有点害羞。

    司正霆站起来,“我先回去看看奈奈,她情绪还有点不稳呢。”

    施锦言也站起来,“我送你。”

    司静钰喝了一口汤,看着两个男人走出去的身形,勾了勾唇角。

    他们有事儿瞒着她,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也知道,他们肯定是为了她好。

    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要追究结果了。

    离开了司静钰的房门,两个男人又走了几步,这才停下脚步。

    司正霆回头,看向施锦言。

    施锦言开口道:“没想到祸害遗千年这个说法真是正确,都这样了,竟然还能保住一条命。”

    司正霆也点头,“不过人已经残了,然而让她这么活着……”

    “不行。”施锦言垂着眼帘,眸子里闪烁着狠辣的算计,“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我打算,替她找到孩子父亲。并且撤诉。”

    司正霆看了看施锦言,半响后才点头,“嗯。”

    另一边,白被救回来,迅速转移到北京的医院里救治,可是全身的肌肉和皮肤,就没有一块完整的,偏偏,她虽然瘫痪了,可是神经系统没有被破坏,身体上不能说每一缕疼痛,可大部分的疼痛都能深切的感受到。

    这种疼,是她从未经历过的疼痛!

    她疼的直流眼泪,眼泪划过脸颊上的伤口,又疼的让人根本就承受不住。  Hello,继承者

    医生在旁边训斥,“哭什么哭?你这么哭,让伤口感染了,我们可就救不了你!”

    白妈妈赶了过来,看见白就抱着脑瘫孩子哭的泣不成声,她没钱给白看病,家里的房子因为高利贷被收了回去,那群人像是也知道了她家里的情况,没有对她赶尽杀绝,索要高额利息。

    她茫然哭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冲进了医院,看着脑瘫孩子笑的傻的不行。

    然后他告诉白妈妈,他就是孩子的父亲,愿意为白看病,乞丐用自己的积蓄,付了医院里的高额医疗费,然后就带着白妈妈和白离开。

    从此后,他们就住在郊区的一个小平房里,小乞丐白天出去乞讨,养活一家人。

    白妈妈将小乞丐当成是救命恩人,可只有白自己知道,小乞丐是多么的恶毒!她不能动,不能说话,然而身体上的伤口养好了,也到底是个女人,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承受着小乞丐的****!

    终于有一天,白用嘴巴叼着笔,在纸上给妈妈写出小乞丐的恶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