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懒懒小心脏不太好,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年纪小小,做完这个手术以后,需要好好休养,并且医生交代,以后坚决不可以再做剧烈的运动!

    庄奈奈在病房里看着小懒懒,他睡得很沉,小脸却依旧紧绷着,她紧紧攥着他的小手,想到自己怀孕的时候发生的一切,此刻真是悔不当初。

    她垂着头,旁边站着司正霆,小闹闹也倔强的不睡觉,就这么守在小懒懒旁边,可到底是个孩子,到最后还是扛不住睡意,跟小懒懒一起躺在床上睡着了。

    庄奈奈再次抹了一把眼泪,咬住了嘴唇。

    司正霆叹了口气,“你放心,我问过医生了,哪怕是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以后只要注意,也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家条件好,小懒懒就更不会出问题了。”

    庄奈奈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旋即再次咬住了嘴唇。

    司正霆拍了拍她的肩膀,站起来,往外走,他并不比庄奈奈对小懒懒的担忧更少,可是他却不能放任自己的情绪,因为家里还有一个老人,需要他的劝慰。

    可是他走出病房,却发现萧启并未在外,司正霆皱了皱眉头,走了出去,在医院里绕了一圈,最后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发现了萧启的身形。

    “我重孙子这辈子,到底能活多久?”

    医生语重心长的开口,“老爷子啊,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你。小少爷心脏不好,会比普通人稍微弱一些,可是保养得当的话,依着您家的条件,他肯定活到老没问题啊。”

    萧启紧紧皱着眉头,深深叹了口气,心却并未因此而放下。

    他们萧家,几代单传,一直在子孙上特别的艰难,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个孙子,可是怎么又是这样……

    司正霆听到里面的对话,看到萧启的样子,也叹了口气,没有进入,反而转身往外走。

    他们家现在三个人住院,也真是……

    司正霆摇了摇头,去了司静钰的病房。

    因为小懒懒也脱离了危险,被判定没什么大事儿,所以大家此刻心情都是放松的。

    新新也马上就要转醒了,他先是去新新那边溜达了一圈,然后去了司静钰的病房,一进去,就看到司静钰有点发愣。

    他上前一步,询问:“怎么了?”

    司静钰指了指电视,“你看这个。”

    司正霆扭头,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

    说是河北山区有狼,有游客误闯入,被撕咬的非常凶猛,不过幸亏被当地居民所救,可就算是这样,也一条腿断裂,脸部肌肉被抓伤,身上多处撕咬痕迹,气管都被咬破,现在被送进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据本台记者与医生沟通,这位病人即便是能获救,可是被咬断的腿也已经无法接回,而且她身上肌肉多处损伤,已经判定瘫痪,毁容,切伺候无法说话。现在是旅游高发季节,在这里提醒大家,山区有狼,禁忌脱离大部队……”

    司正霆看着这个消息,眼瞳一缩,“怎么了?”

    司静钰摇头,“我怎么看着,这个人这么像是白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