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白消失在几个人面前,大壮这才站了起来,将放在嘴边充当喇叭的手落下,然后就冷笑了一下。

    站在大壮身边的几个人,也都悠闲的站直了身体。

    两个小混混不明所以,这群人……为什么不去抓白?反而还在后面吓唬她?

    大壮回头,看向那两个小混混,见他们也蠢蠢欲动,当下冷笑着开口,“我忘记说了,这山上有狼,大家还是小心点好!”

    这话一出,两个小混混瞬间身体紧绷,再也不敢生出逃走的心思了!

    另一边,白在树林里匆匆而逃。

    她跑了不知道多久,这才终于停下,靠在大树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觉得自己这一次真是逃过一劫。

    这么直面生死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自杀这种事情。

    她这么自私的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那种疼痛?

    她要活着,她要好好地活着,要让司静钰和施锦言,不得善终!

    她咬牙想到这里,就又忍不住笑了,对,还有新新那个小杂种,竟然咬掉了她半只耳朵?!

    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顿时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传出来。

    夜深,森林中黑乎乎一片,周围看着格外的恐怖。

    白却觉得,她不怕,她什么都不怕!

    可或许是身上的伤太疼了,让她的感官一瞬间敏锐到一定程度。

    她感觉,在这寂静的森林里,她似乎听到了噌噌,噌噌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猜到了地上的落叶上。

    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警惕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然后她就一步一步往那边的树丛后走,走到那边,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猛地伸出手掀开了草丛!

    然后!!

    一道黑影直接从她面前晃过!

    白吓得刷刷刷后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就看到一只猴子上了树。

    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到那猴子像是被吓坏了一般,动作飞快的就逃走了。

    白摇了摇头,愣了愣。

    然后这才发现,这个地方……周围的也太安静了,安静的连一丝鸟叫声都没有……

    没有鸟叫声……没有鸟叫声!

    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噌的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到,黑暗中,一只只闪烁着绿光的眼睛!

    “啊啊啊!!!”  Hello,继承者

    森林的安静,被一道凄厉的叫声打破,这声音远远的传播开来,就像是对这世界最后的告别。

    大壮打电话给施锦言,汇报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快速来到了高速公路上,急速往前行驶。

    因为白他们毕竟离开的并不太远,所以两个小时后,救护车就进入了北京的某个医院。

    路途中,司正霆已经打电话,联系了专家,此刻早就有专家们等在那里,新新被从救护车上推下来,就直接进入了急诊室。

    施锦言亲眼看着新新进入急诊室,这才四处寻找司静钰的踪迹,他们找到新新以后,就给司静钰打了个电话,可是这会儿,人呢?

    他刚这么一想,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听,就听到家里的保姆开口道:“施先生!司小姐,司小姐羊水破了,要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