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可以处理案件了吗?

    之前的施锦言,沉稳淡定,不曾露出半分表情,可是此时此刻,这句话里面的厌恶语气是那么的明显,明显的让白感觉眼前发晕!

    她踉跄着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向施锦言。

    刚刚告诉了自己这个重大的打击,这会儿……就开始对自己进行控诉了吗?!

    他……对她到底是有多狠。

    她紧紧攥住了拳头,用力的看向施锦言,咬住了嘴唇,这一刻,她感觉整个人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气炸了!

    整个人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全身都憋屈的厉害!

    白妈妈听到这话,已经开始像施锦言求饶:“锦言,你也是阿姨看着长大的,求求你了,给一个机会好吗?锦言!求求你了!阿姨求你了!给一个机会吧。是偷了新新,可是这么多年,她将新新养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白妈妈这话落下,施锦言就蹙起了眉头,“所以,她偷走了新新,虐待新新,让一个原本生活在蜜罐里的孩子,从小生活在她的淫威之下,从小被她管束着畸形的人生观价值观,从小吃不好穿不暖,甚至得了白血病,我还要感激她吗?”

    别说那些还未完全离开的记者听到这话了,就连白妈妈听到这话,都知道是自己女儿的不对。

    白妈妈涨了涨嘴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施锦言,看着她。

    最后她突然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跟施锦言磕了一个头:“锦言啊,算是阿姨求你了好吗?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她现在已经很可怜了!就不要在计较以前的事情了好吗?”

    她这幅样子,让施锦言皱起了眉头。

    白曾经多少次,让施妈妈这么跪在他的面前了?

    施锦言连自己亲妈跪在面前,都不曾动摇过,更何况面前这个人是白妈妈?

    他冰冷的心,早就在白给他造成的伤害中,变得坚韧如铁,又冷冽如冰。

    他淡淡的垂下眸子,讥讽的开口:“那么,我跟我妻子错过的那十年,新新被她偷掉的那三年,我们夫妻与孩子错失的那三年,又有谁来赔付我们?”

    他的声音低低的,却透着一种伤感与悲哀。

    如果没有白,他在大学里对她表白。

    如果没有白,新新就不会丢。

    如果没有白,他们夫妻如今已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她做错了事情,就应该付出代价,接受法律的制裁。

    对于她,施锦言实在是没有办法生出半分怜悯。

    白妈妈听到施锦言的话,也愣住了,傻乎乎跪在那里,不动弹。

    而白,却在施锦言的这句话里面,听出了他对她的怨恨和仇视!

    他讨厌她,厌恶她,这些都让白感觉整个人都处于要崩溃的边缘。

    体内有一股什么憋屈在胸口处,怎么也无法通畅,她用力的呼吸,用力的攥住了拳头,然后就看到白妈妈突然转向了警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