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司家去了警局报案,然后带着孩子和施锦言去相关机构做了亲子鉴定之后,白就带着孩子继续回到了医院里。

    折腾了这么一圈,她感觉疲惫的很,到了晚上,就腹痛难忍。

    虽然说顺产第一天就可以下床,可是下床走动两步,和这么跑出去折腾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再加上白这段时间一来,本来就体虚,还要坚持生下孩子,本来就亏损的厉害,到了晚上,恶露就一大块一大块的下来,流血的程度吓得白妈妈大晚上叫了医生过来。

    之后一周,医生严令白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否则身体会吃不消。

    可是到了dna结果出来的这一天,白却坚持要出面。

    白妈妈劝她:“身体最重要,你这么跑过去不行,你身体还没养好呢!”

    白却根本就不听劝解,“你懂什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能缺席吗?要是你是个聪明能干的,也不会事事都让我出头!”

    她最近坐月子,脾气暴躁,冲白妈妈发脾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更难听的话都说出来过,更别说这种了。

    白妈妈听到这话,眼眶一红,低下了头,抹了一把眼泪,却比任何人都心疼自己的女儿,“,要么算了,那司家不是好惹的,而且施家现在发家了,在咱们县城里都了不得,去年还在咱们那块投资一个政府项目,咱们市长对他都客客气气的,这一次……如果孩子不是他们的,你万一要坐牢怎么办?”

    白听到这里,就抿住了嘴唇,“你说什么胡话呢?我现在哺乳期,怎么可能坐牢!”

    她说到这里,嫌弃的看向了襁褓中的孩子,刚刚出生七天,皮肤张开了一点,却因为唐氏婴儿本身五官就是扭曲的,所以越张开,反而越能看出这孩子是个脑瘫。  Hello,继承者

    白的心情更加烦躁,可此刻,这个孩子却成了她的救命符,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早就被施锦言起诉坐牢了!

    白妈妈在旁边继续絮叨:“可是,如果孩子真是他们的,万一他们将孩子要过去,让你坐牢怎么办?”

    白听到这话,眼神一凌,神色一顿,这个后果……才是最可怕的,到时候孩子没有了,自己还要去坐牢。

    她咬了咬嘴唇,“妈,你还有多少钱?”

    白妈妈顿时惊讶了,“家里的房子已经做低压放高利贷放出去了,也就弄了五十万,你整个怀孕的过程中,用了将近四十万,还有十万。”

    白一狠心,“你拿着这十万块钱,去找几个记者来!让他们一定要好好帮我报道这件事情!必须让大家都看到这件事情!只要事情闹大,他们就不能找人托关系!你还记得几年前,某高官的儿子开车撞死了人,事情闹大了,那孩子不照样坐牢了?!”

    白妈妈一惊,“,这十万块钱可是我们最后的钱了,如果失败了,家里的房子也被抵押,我们以后怎么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