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想皱起了眉头,看向林希儿,突然间觉得无言以对。

    林希儿的小说,她也注意到了,甚至也让助理去读了一遍,因为她实在是没有那个时间去诵读。

    然而助理毕竟经验少,竟然没有发现其中这些变化。

    白想皱起了眉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硬生生的开口辩解:“请大家理解一下,我的当事人是一个妈妈,哺乳期有多少人会得了产后抑郁症?死者出轨,背叛了我的当事人,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肯定很大,然而现实有多么无奈,她不能知法犯法,所以只能在自己的小说中发泄一下。审判长,审判员,我想请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你们经历了林希儿的事情,现在可以通过这么一个渠道发泄,那么你们是否会觉得,那些人该受到惩罚?”

    她说到这里,直接看向众人,“大家很喜欢在游戏里面杀人,难道你们现实中,就是有杀人的想法吗?现在网络横行,导致大家都开始心浮气躁,网络上的事情最是千变万化,谁也说不清楚,怎么可以用网上的东西来判断一个人的心性?”

    白想扭头看向审判长,“审判长,我期望,你们能给我与我当事人一个合理的决策。现在只有间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我的当事儿,林希儿,她有一个不足一岁的女儿。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一见好几天没有见过的妈妈。而且林希儿一直到被捕,才给自己女儿强制断奶,请大家想想,人是我当事人杀的还好,若是不是,那么岂不是冤枉了我的当事人?!”

    这话落下,法官们都一个个皱起了眉头。

    最后,检察官站起来,做最后陈词:“这个案件,虽然说没有直接证据,但是一切都指向林希儿就是杀人凶手。首先,在死者死亡的那个时间段,没有人去过那个小巷子,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那个小巷子有人经过的痕迹!其次,凶器上面有被告的指纹,这说明她至少拿过那个棍子,她为什么会拿起棍子来?说明她当时肯定给死者有过冲突!审判长,的确是没有人能够亲眼看到她做饭,因为被告实在是太聪明了,找了死角,没有人会注意到那里,可是如果死者不是被被告杀死的,难道是自己死亡的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虚幻的东西,所以,杀死死者的人,只能是被告!”

    一句话落下,审判长点了点头。

    几个审判长商量了一下,最后即将要开口的时候,白想噌的看向法官:“审判长,我申请休庭!”

    审判长看了看时间,又经过检察官那边的同意,同意休庭半个小时。

    观众席中的庄奈奈、司静钰和苏彦彬看到这幅情况,急忙站了起来,朝着休息室跑过去,想要听一听最后的结果。

    几个人刚刚到了休息室的时候,就听到白想满脸严肃,在对林希儿开口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