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妈妈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风尘仆仆的带着钱过来了,看到白就问怎么回事,白不想解释,直接询问,“房子卖了吗?”

    白妈妈支支吾吾,“房子不能卖,我抵押出去,做了贷款。”

    至于贷款是正规银行贷款,还是高利贷,就不用说了。

    银行贷款办下来至少需要好几天,白打电话催得紧,电话里也不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白妈妈只好托人办了高利贷!

    白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不过也没理会她妈妈的小心思,只是躺在病房里。

    小腹处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的感觉,让她疼的全身都在冒汗,可是她却一动也不敢动,医生已经说过了,无论如何也不许动了,否则很容易就流掉,现在孩子已经很危险了。

    她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挂水,打******保住孩子。

    她本来以为,再难受也不会比胳膊上的疼痛更难受了,可是在病床上躺了几天以后,这才发现,这么干巴巴的躺着,才是最折磨人的!

    她没办法翻身,腰酸背疼的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

    而且偶尔腹部内一股股那种像是肠子搅在一起的疼痛,让她每次都疼的想哭。

    这种疼痛,几乎占据了全天一半的时间,她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日子,简直比坐牢还要痛苦!

    可是为了将来,她硬生生忍了下来。

    这一天,挂了水以后,两个查房的小护士走出去。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开口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给她开的药都是贵的,而且……”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你看到了吗?那挂水的药物选择了刺激性比较强的,这样挂水人会很不舒服,很疼。”

    另外一个人就对她嘘了一声,“有些事情,不是你问就可以知道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不再说话。

    医院里,司静钰不去看施锦言那一脸紧张又兴奋莫名的神色,垂着头,看着病床上睡着的新新。

    白走了以后,她就小心的安抚了新新,这才让孩子平静下来。

    她此刻内心的情绪波动很大。

    白今天来说的话,到底还是对她产生了一些影响。

    尤其是那一句骂她懦弱的,让她忍不住开始审视自己,她难道,真的像是她说的那么懦弱无用吗?

    司静钰深深叹了口气,这一场婚姻,她是真的累了,疲了,倦了。

    可是她自己都知道,这种疲倦估计是暂时的,等到她重整旗鼓,她还是忘不了施锦言。

    爱情啊!

    她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就感受到对方那灼灼的目光。

    司静钰抬起头来,看到施锦言盯着自己腹部的样子,有点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

    施锦言就噌的站了起来,急忙倒了杯水递给她,“怎么样?有没有想吐?哪里不舒服吗?我刚查询了一下,怀孕的女人容易心浮气躁,呕吐不止,而且还会吃得多,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那种话语里带着的小心翼翼的语气,让司静钰都愣住了。

    ps:还有,在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