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听到这话,脚下加速,第一反应是直接冲进去,将这个女人拎走。

    可是他刚刚迈开了脚步,就听到司静钰的回应,“你有什么事儿?”

    这话落下,施锦言来到了门口处,房间里的情况,已经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他伸出手,刚打开推开房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白冲着司静钰喊道:“新新的确不是我的孩子,可是司静钰,你有没有想过你这辈子有多自私?!你当初在国外怀孕,你为什么不告诉施锦言?!

    施锦言的动作,在听到这句话后,猛地一顿。

    在知道司静钰曾经为他生过一个孩子,在知道这个孩子是新新的时候,他只顾得上欣喜,所以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然而此刻,白的这个问题,却像是深深撞击到了他的心灵深处。

    他站在那里,突然就意识到自己这一生,做人是多么的失败。

    失败到,他在大学里喜欢她,却不敢表白。

    失败到,他终究跟她结婚,却不敢告诉她他爱她。

    失败到,这个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却从来不说一声。

    失败到,让他和她的感情,全被一个白肆意玩弄!

    他这辈子……可真是失败啊!

    施锦言想到这里,垂下了头,看向了手中的小馄饨。

    他突然就想到跟司静钰离婚时的那一次,在大学里,她接过馄饨时的懵懂,他看到那一刻的时候,就知道,恐怕大学里他的小馄饨,没有一口吃到她的嘴里。

    所以,他的爱,给司静钰到底带来了什么?

    施锦言傻愣愣的站在门口处。

    房间里,新新已经被吵醒了,揉着朦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在看到白以后,眼神里闪过一抹诧异与害怕,小身躯后退了一步,弱弱的喊了一声,“妈妈……”

    然后,新新就像是抓住什么救命的稻草一样,一把抓住了司静钰的手,“妈妈,我不要跟着妈妈走,妈妈不要送走我……”

    年龄越来越大,新新对白的恐惧,也与日俱增,虽然知道白从小把他养到大,可是新新小小的人心里,还是将司静钰和施锦言当成了最亲近的人。

    越是敏感的孩子,就越是明白,谁对他好。

    司静钰看到新新的样子,眉头一蹙,脸上闪过一抹厉色,她握住新新的小手,扭头看向白,“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白挺直了身躯,“你对我不客气?”

    她冷笑一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找人来碰我,我要是流产了,你就是杀人罪!”

    她挺了挺还没有凸起来的肚子,“司静钰,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我看不起你,在我眼里,你懦弱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表白,我发自内心的看不起你!”

    她说到这里,勾起了嘴唇,“施锦言喜欢你又怎么样?可是我就是觉得我比你强,至少我喜欢他敢于追求,至少我费尽心机,现在怀了他的孩子,这一辈子,他都要跟我纠扯不清!而你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