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奈奈:……

    感情这家伙只是关心他的随身听啊!

    可是,司正霆走远了,她低头,才发现地上一滩血迹。

    司正霆也想到了那次运动会。

    他的手不过是擦了一下,可丁女士非要大惊小怪的给包起来。

    第二天,他上学后,就感觉庄奈奈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的手。

    好不容易下了课,庄奈奈一脸愧疚的跑过来,也不管男女有别,直接拿起他的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那一副认真的样子,让司正霆还以为她懂这方面的知识,可没想到看完了,竟然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他,“怎么样?骨头没事吧?”

    司正霆:……

    司正霆很少受伤,尤其是他的手,更保护的非常好。

    所以高中时那一次,司正霆的手整整包裹了三个月才好起来,苏彦彬和刘丙行印象很深。

    他们这群人,从来都不会参加集体活动,而那次……

    庄奈奈将他们训斥了一番后跑走了,然后,他们本来想着回家,却没想到霆老大突然停下脚步,目光幽深的开口,“父母将我们送到这个学校,就是为了体验生活。”

    刘丙行傻乎乎的问:“所以……?”

    司正霆淡漠的看向远处,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我觉得,像是这种运动会,也可以参加一下。”

    于是,一群继承者,几乎承包了这一次运动会的各项冠军。

    其实他们的教育很苛刻,在学校里上学回家后,还要跟着继续学习一些管理的知识,并且定时健身。

    苏彦彬现在想来,总觉得其实霆老大就是一个人去跑步,会没面子,所以才把他们都忽悠过去了呗!

    而且,怎么想,怎么有一种,霆老大其实是被庄奈奈那最后一句“不喜欢你了”给威胁住的感觉……

    包间里一片诡异的安静,大家纷纷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庄奈奈还在眼巴巴盯着司正霆,等待着他的回答。

    而司正霆,也渐渐沉静下来。

    他垂下了眸子,将手从她手中抽走,旋即站起来,走到旁边。

    他觉得整个大脑都被记忆中的庄奈奈占据,那个宜嗔宜喜、性格直爽的庄奈奈,为什么就这么的让人怀念?

    司正霆深吸了一口气,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能轻易察觉的疼痛,他眯了眯眼睛,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高脚杯,倒了一杯红酒。

    没受伤的手拿着高脚杯晃了晃,正要喝一口,一只手却横空出现,直接将他的酒杯抢走,接着那让人觉得略有点呱噪却又无比怀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司正霆,你受伤了,现在不能喝酒!”

    庄奈奈说完这句话,拽住了司正霆的手腕,“司正霆,我想跟你谈一谈……关于那个手镯。”

    而旁边,左依依早就受不了了。

    她噌的站了起来,“庄奈奈,你凭什么这么跟霆哥哥说话?你想谈霆哥哥就会跟你谈吗?你……唔!”

    话语说到这里,却被苏彦彬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左依依刚要挣扎,就听到苏彦彬在她耳边说道:“行了我的小姑奶奶,人家夫妻的事儿,您就别掺合了行吗?”

    左依依顿觉一道雷,劈在了她的头顶。

    夫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