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挂了电话,对司静钰解释:“这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现在在北京警局系统里,肯定有认识的熟人,别着急。”

    司静钰这才点了点头。

    过了五分钟,施锦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跟司静钰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打开了免提,对面的声音很严肃:“是杀了人,死者名叫张卓,死于昨天晚上十一点,而那个时间段,他跟犯罪嫌疑人林希儿在一起,当时有人看到她慌张的从胡同里面走出来,其后第二天发现死者尸体,凶器上有林希儿的指纹,人证物证俱在。”

    听到最后一句话,司静钰眼瞳一缩,猛地看向了施锦言。

    施锦言也皱起了眉头,旋即开口:“既然是这样,那么为什么我们来探视,警局人员不允许我们见面?”

    对方开口:“这是正规的法律保护,在没有判刑之前,她现在被严加看管起来,只能她请的律师进去看她,你们没找人帮忙,当然不能进去了。”

    施锦言一听这话,知道有戏,直接开口道:“那你能……”

    “我不能啊,西城那边刚好归姚大队长管,他这个人向来铁面无私,他的警局就像是一个铁桶,我插不进去。我知道这些事情,还是因为警局系统都是连着的,只能查到这些,那边的警察们,都非常难说话。”

    一句话落下,施锦言皱起了眉头。

    他这些年在北京发展,肯定有了自己的人脉,可没想到这一次事情竟然到了姚腾的手下。

    施锦言看向了司静钰,说心里话,很不想让司静钰因为这件事情,跟姚腾有什么纠缠。

    可是现在,只有姚腾才能帮他们。

    施锦言挂了电话,再次看向司静钰。

    司静钰只好拿起手机,继续给姚腾打电话。

    这一次,姚腾终于接听了。

    听到司静钰的话以后,微微一愣,“我今天没在北京,下午五六点回去,这样吧,我给那边打了个电话,你先去见见林希儿,别的事情,等我回去再说。”

    司静钰顿时松了口气,“好。”

    挂了电话,施锦言突然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憋闷的感觉。

    自己托人没办法,可是姚腾却一句话就解决了!

    司静钰再次回到了警局门口处,就看到接待处的小警员接听了一个电话,旋即就站直了身体,恭敬地说道:“是!”

    挂了电话,小警员对司静钰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原来是嫂子!我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真该打!”

    说着非常热情的就冲了过来,指着旁边让她坐下,转身就喊人,给倒杯水过来。

    这幅殷勤的态度……

    司静钰苦笑,“我跟你们队长不是……”

    “我知道!没结婚呢!我们队长要是结婚了肯定通知我们,我提前喊着呗!”小警员说到这里,就笑眯眯看着司静钰:“嫂子,你要去见林希儿?我已经通知人去提人了,一会儿就让您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