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紧赶慢赶,从丽江来到北京以后,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提车,然后开着车子急速来到医院的时候,他的脚步是沉重的。

    他的心情同样,也沉甸甸的。

    不是近乡情怯,只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可是只要想一想儿子和妻子就在病房里等着他,施锦言就感觉整个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兴奋。

    似乎,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刻,比此刻更加让人觉得心里满足和幸福。

    他来到病房,推开了房门,就看到护工正在喂新新吃饭,他先是在新新脸上看了一下,见他面色还可以,就开始在房间里搜索司静钰的身形,可是……

    病房里没有,外间里没有,就连卫生间的门都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空无一人。

    所以……司静钰呢?

    刚想到这里,新新就兴奋的喊道:“爸爸!”

    施锦言风尘仆仆,往前走了两步,新新就笑了,“爸爸,妈妈刚刚回去,说是今天晚上会来看我,妈妈以后就陪我住了!爸爸你也别走了,留下来吧,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住!”

    施锦言:……

    施锦言很想留下啊。

    可是司静钰这么明确的态度,让他不敢留下。

    施锦言叹了口气,跟着新新在病房里玩了一会儿,等过了两个小时,护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护工接听,看了一眼施锦言,说道:“没有,还在这里。”

    施锦言顿时敏感的知道,对面肯定是司静钰,司静钰在询问他是否已经离开了。

    而护工说自己没有离开,那么司静钰就不会过来。

    从这个时间点之后,护工的手机就每隔十分钟,就会收到一条短信。护工就会看一眼施锦言,然后回复一条。

    施锦言:……

    看来,他今天不走,司静钰是不会过来了。

    而刚刚知道新新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司静钰肯定很想要赶紧过来。

    施锦言只好站起来,对新新开口,“爸爸先走了。”

    新新顿时露出不情愿的样子,“爸爸别走了。”

    施锦言指了指身上的衣服,“爸爸出去的时候没有带换洗衣服,这衣服都三天没有换了,回去换个衣服,再过来好吗?”

    新新点头。

    施锦言从病房里走出来,然后就下了楼。

    他没有离开,而是去了医院的花园里,盯着医院门口处。

    只是隔了五分钟,就看到司静钰的车子开了进来。

    他缓缓站了起来,朝着司静钰走了过去。

    停车场,司静钰刚停好了车,就看到施锦言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站在了车门前。

    司静钰一愣,她先是看着施锦言看了很久,视线在他的下巴上看了看,见他胡子拉碴,三天没有清理,都冒出了胡须,看上去沧桑的很。

    而他的眼睛,则是透过前面的玻璃镜,直盯盯的看向了自己,摆明了有话要对她说。

    司静钰握住方向盘的手,就紧了紧,她在车上待了一会儿,用自己的不出来,告诉这个男人,她现在不想见他。

    可是施锦言却比她更加倔强,一直站在那里。

    五分钟,司静钰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门,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