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听到前台小姐这话,整个人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开口,“你说什么?”

    前台小姐拽着她的手,生怕她关上了房门,“是真的,那个人今天早上住进来的,说是您的前夫,跟了您一整天了,您快去看看吧!他高烧不退,都烧糊涂了!”

    这话落下,司静钰就噌的站了起来,拖着拖鞋,跟着前台小姐就往外走。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姚腾的声音,“静钰!”

    司静钰停下脚步,回头,就看到姚腾走过来,“天色这么晚了,我陪你去,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司静钰听到这话,这才点了点头。

    两个人跟着前台小姐走到了隔壁,这时候,120救护车也开进来了。

    司静钰还没走进房间里,就看到担架上抬着施锦言走了出来。

    司静钰整个人都呆住了,愣愣的看着躺在担架上的男人,他闭着眼睛,脸色烧得发红,嘴中始终呢喃着什么话,她虽然听不清,却眼睛看的都直了。

    护士门将施锦言抬上了救护车,正要关门的时候,司静钰急忙往前一步。

    可是接着,她的手腕,就被姚腾拽住了。

    司静钰回头,就看到姚腾对她开口:“静钰,你答应我,以后不会再管他的事情了。”

    司静钰听到这话,心不受控制的缩了一下,可旋即,她就抬头,看着姚腾开口道:“对不起,我恐怕要,失言了。”

    她爱这个男人,爱了整整十年。

    怎么可能在异地,看到他痛苦住院,却不管不问?

    司静钰甩开了姚腾的手,直接上前两步,跟护士说了什么,跟着上了车。

    姚腾站在后面,愣愣的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站在原地。

    车子开走,宾馆的路灯昏暗下来,黑暗笼罩了他的全身,让他突然就感觉到,很冷很冷。

    接着,姚腾就攥住了拳头,露出了一抹苦笑:本来以为,这一场旅行,将会是他们两个人的开始。

    可是一开始,旅行是她一个人的。

    他好不容易插了进来,现在却又变成了三个人的。

    他垂下了头,面孔在路灯的照射下,忽明忽暗,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医院里,施锦言被紧急物理降温,接着就推进了旁边的病房中,挂水。

    等到体温终于到了正常值,也折腾了两三个小时了。

    护士走出来,对司静钰开口道:“铁打的身体也不是这么个消耗劲儿,这都几天几夜没睡觉了吧?而且似乎看着也好久没吃东西了,胃里都空了!这一次病情来的凶猛,必须要好好养着!”

    司静钰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护士离开以后,司静钰就看着施锦言的脸。

    他烧退了,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所以人看着就比刚才好了很多。

    只是他身体虚弱,此刻在梦中还在呓语,“静钰,静钰……”

    司静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我在。”

    施锦言紧紧攥住了她的手,旋即开口,“静钰,原谅我,静钰,新新是我们的儿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