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办法原谅她,原谅一个偷走了他们十年光阴的小偷!

    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

    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折寿十年,来换取他们这十年的相知相伴。

    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施锦言转身,就想要离开,却突然听到了一道叫声,“姑父!”

    施锦言回头,就看到小闹闹背着手,慢悠悠的稳稳的从小铁门里走了出来。

    施锦言一愣,就看到小闹闹看向小懒懒,“你又来要钱?!”

    小懒懒心虚的吐了吐舌头,“我没有,是姑父要给我的!我跟姑父是做生意!”

    小闹闹听到这话,哼了一声,“你卖了多少钱?”

    小懒懒眼睛一亮,“十一万!”

    说到这里,伸出指头,数了数,数了半天,“数不清,好多好多好多!”

    小闹闹点头,“那你就不怕姑父赖账吗?”

    小懒懒听到这话,顿时醒悟,一拍自己的脑袋瓜:“对哦~”

    然后他就着急的开口,“姑父,你别走,等我一下!”

    说完,小懒懒就回头,跑回到了大铁门里面。

    小闹闹站在外面,一声不吭,盯着施锦言看着。

    施锦言正在诧异着小懒懒去干什么,就看到小懒懒又跑了回来,手里拎着纸和笔,递给施锦言:“姑父,写欠条!”

    施锦言:……!

    他看着小懒懒那一副财迷的样子,然后又看向了旁边的小闹闹。

    突然间,就有一种诡异的想法。

    小懒懒这么财迷,却看上去很好骗的样子。

    而小闹闹这么一本正经,做什么都公事公办,看着很难说话、是金钱如粪土的样子。

    然而……

    为什么他有一种,刚刚小闹闹站在那儿,其实是监督他,害怕他跑掉?

    而小懒懒嘛……

    小小的人,装的一副纯真的样子,可是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算计。

    这两个小孩子……

    今年还没三周岁呢!

    怎么可以这么腹黑!

    施锦言签了字,写了欠条。

    一来是新新还在他们家里,他不愿意让两个孩子对他有意见,二来,他赚的钱都是为静钰的,给静钰的侄子们,理所应该。

    可是当开着车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他明明花了这么多钱,可是真正有用的消息呢?!

    看到施锦言的车子开走了,小懒懒这才笑眯眯的将欠条收了起来。

    小闹闹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别墅里面走。

    小懒懒屁颠屁颠,跟在小闹闹身后,“小闹闹,这钱是我的私房钱,你不许给太爷爷打小报告!”

    小闹闹看了他一眼,“看我心情。”

    小懒懒顿时开口,“给你三分之一,你心情会不会就好了?”

    “勉勉强强吧~”

    小懒懒:……

    施锦言开车,走在路上,突然接到了来自警局的电话。

    他接听,听到里面的情况以后,就冷笑了一下,“她住院,跟我有关系吗?她是被告,我是原告,我可以跟她私下接触?”

    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医院里。

    白平躺在床上,胳膊上的火辣辣的疼痛,根本就无法消除,此刻只能打了止痛针来缓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