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给了白一个药膏,施爸爸皱着眉头,顿时警惕,“你不会对她还余情未了吧?锦言,你可不要犯糊涂!以前我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现在想想,她对新新根本就不上心。新新跟着她的那几年,还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日子。想想新新刚刚被接回来跟我们住的时候,那瘦不拉几的样子,这个女人,心肠太恶毒了,心机太深了!锦言,你……”

    施锦言看他这幅样子,哭笑不得,“爸,我怎么可能会这样?”

    施妈妈不相信,“那你为什么给她药膏?我看包装,似乎还不便宜!”

    施锦言想到这里,露出一抹苦笑,“是不便宜。”

    一千九百块钱呢。

    可是,小懒懒将药膏交给他的时候,到底因为年纪太小,露出了异样的神色,所以那药膏,肯定不对劲。

    既然不对劲,自己肯定不会用的,那就一定要给白试试看。

    也算让他们,间接的帮他们姑姑报了仇了吧!

    不过,那药膏里面是什么?

    等到明天见到司静钰以后,再问问小懒懒吧。

    施锦言想到这里,垂下眼帘,“爸妈,你们早点睡,我明天……去找静钰。”

    两个老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半响后,施爸爸开口:“锦言,这件事情,使我们家对不起静钰,以后,我保证会看好你妈,再也不让她干迷糊事儿了!”

    施锦言听到这里,抬起头来,看了两个老人一眼,半响后才开口:“爸妈,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你们就回老家吧。”

    施妈妈听到这话身体一僵,微微一愣。

    可是施爸爸却顿时点头,“好,回老家。落叶归根,我们在这里,也过得不自在。”

    施妈妈点头应是。

    施锦言见两个人这一次意见相合,就点了点头。

    然后施锦言转身往外走,“那我今天先走了。”

    “锦言。”施妈妈突然开口。

    施锦言回头,“嗯?”

    “先问问新新在哪个医院好吗?我毕竟是孩子奶奶。”

    这世界上,估计再也没有人,能比得上施妈妈爱新新的心了。

    为了新新,她干了多少糊涂事儿?

    施锦言想了想,点了点头,最后意味深长的开口:“也得人家愿意说。”

    司家那种大家族,根本就不是他这种新贵能够惹得起的,他也不会派人去查,只能去问。

    走出家里,施锦言开车在北京城环绕着,绕着绕着,突然想到,就算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也不过是孤零零一个人。 .  首发

    他干脆调转了车头,又将车子开到了司家别墅门口处。

    他就将车子停在那里,然后隔着远远的,凝视着那边的灯光。

    二楼,司静钰房间的位置,此刻黑着灯,是因为,她已经睡了吗?

    施锦言垂下了头,她知道了新新是她的儿子以后,现在是什么感觉?

    施锦言深深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必须要当面说清楚啊!

    他就这么静静坐在车子里,静坐了一晚上。

    慢慢的,天亮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