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保释施妈妈,所以施妈妈可以离开。

    可是白在北京这么多年,却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愿意来保释她。

    从施锦言离开以后,她就坐在电话面前,拿着手机,却突然间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

    谁能来保释她呢?

    黑漆漆的夜里,她一个人在警局里面坐着。

    她突然想起来大学的时候,碰到了这种情况,肯定都是找司静钰出面的,可是现在……

    白咬住了嘴唇,最后想了想,只能给黄静静打了电话。

    黄静静接听了电话,听到她的要求以后,冷笑着开口:“白,是不是在你看来,别人都是个傻子,只有你最聪明?”

    白一噎!

    黄静静咒骂着开口道:“我希望你能把牢底坐穿!”

    说完这句话,直接将手机挂断!

    白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贱人!等我出去,我要让你好看!

    她露出了凶恶的神色,身体一紧绷,感觉到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着。

    她顿时看向了施锦言给她留下的那个药膏,然后又充满了希望。

    施锦言一定是舍不得自己的,否则为什么会给她留下一个药膏?

    她拆开自己胳膊上的伤口,然后打开药膏,一股刺鼻的莫名其妙的味道就传了出来。

    白皱着眉头,心想好用的药膏果然就是难闻。

    然后她将黑乎乎脏兮兮的药膏,涂抹在了伤口上。

    她没有多想,因为觉得施锦言根本就没有那么幼稚,会用药膏来对付她。

    所以直接往伤口上抹了一大堆,然后就用手将药膏抹平。

    一个胳膊涂好了,就开始涂另一个胳膊。

    可是还没来得及,就就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传了过来!

    白眼瞳疏忽间瞪大,人整个疼的噌的站了起来!

    她甩着自己的左胳膊,似乎是想要将胳膊上的疼痛甩掉一样,可是越甩,越疼!

    那种深入骨髓的灼烧感,刺激着她整个神经,让她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她脸色发白,冷汗都留下来了,疼的双腿都开始发软了!

    烫伤上面,再加辣椒粉是什么感觉?

    那种疼痛,简直是无法想象!

    白哆嗦着嘴唇,看向旁边的警察,对他伸出了手,“救我,水,水!”

    警察不明所以,急忙从旁边端过来一杯热水,然后就看到白指着她的胳膊,那警察也一时间愣住了,就顺着她的指向,将一杯温水倒在了她的胳膊上!

    “啊!”

    凄厉的叫声,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警局。

    从警局边上经过的人,听到这叫声,都吓了一跳,放缓了脚步,然后侧耳倾听,一个个忍不住在心里想着:“现在都是法治社会了,不是不可以刑讯逼供了吗?”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有救护车的声音跑了过来。

    然后警局里面的人,一个个看着白疼在举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摩擦,似乎靠这种方式,才可以缓解疼痛。

    而医生来了以后,看到白的样子,都吓坏了!

    原本长相很规整的一个女孩子,此刻却像是一个恶魔一样,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另一只手的伤口处,看到医生就哭着大喊:“救我,救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