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脸色瞬间大变,皱着眉头直接开口,“好,我现在就过去。”

    他挂了电话,回头就看到长得一摸一样的两个小小的人,正在仰头看着自己,就伸出了手,摸了摸小懒懒的脑袋。

    小懒懒:“姑父,摸一下一百块。”

    施锦言:……

    施锦言想要去摸小闹闹的手,就这么顿在半空中,小闹闹也刚好歪过头去,不让他摸到,小脸紧绷,写满了:不许摸我头,我不是一岁的小孩子了!

    施锦言讪讪收回自己的手,看着小懒懒的目光,想要给他掏钱,却又想到,刚刚的钱都已经给了他买药膏了。

    施锦言看了一眼司家别墅,只能开口道:“小懒懒,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转告你姑姑,就说我明天上午九点来找她。”

    小懒懒立马点头,“明天我再卖药膏给姑父!”

    施锦言:……

    施锦言点了点头,只能转身,开车离开。

    等到施锦言走远了,小懒懒就顿时笑眯眯的从自己的小口袋里,将钱拿出来,一张一张的数着:“1,2,3……19……”

    他眼睛亮晶晶的,扭头看向小闹闹:“小闹闹,一个药膏,我卖了19个一百!”

    小闹闹点头,然后询问,“你卖给他的,是什么药膏?”

    小懒懒立马笑,“就是我们两个制造的那个啊。”

    小闹闹听到这话,一向严肃的脸庞上,终于出现了笑容,“嗯,干得好,走,我们继续去玩药物制造吧。”

    小懒懒:“我不想玩,好脏!”

    小闹闹:“你想不想明天继续卖钱了?”

    小懒懒:“……你去厨房偷辣椒,我去尿尿,然后和泥!哦,对了,小闹闹,你记得把奶奶的药膏偷过来,挤掉以后我们装我们的成品……”

    ……

    施锦言浑然不知道,自己花近二千块钱买来的药膏,竟然只是这些,他此刻将药膏扔在了车上,往前行驶。

    只是走着走着,车速就慢了下来,不如来得时候那么火急火燎。

    他行驶的方向,也不是医院,而是……警局。

    没错,是警局。

    施妈妈最后一次冲过去,没有打到白,可是白却报了警,因为不知道施妈妈什么时候会再次打人。

    警察来了,将白和施妈妈,带到了警察局。

    两个人不是婆媳,没有亲缘关系,所以此刻要出来,就需要保释。

    医院给施锦言打电话,就是让他去保释两个女人。

    施锦言开车,慢悠悠来到了警局,停好车子,走进了警局内部。

    他刚刚进入,对警察提了施妈妈和白的名字,那警察就顿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你可算是来了!我们还真是没怎么处理过这种案件,那个白一口咬定你妈妈打她,而你妈这个人更是……当着我们警察的面,都要去打人,你还是劝劝她吧,如果劝不好,还要打人,就只能扣押几天了。”

    施锦言顿时点头,然后跟着警察往里面走。

    白正在录口供,哭哭啼啼的,扭头看到施锦言来了,顿时站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