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姆说完了这句话,就砰的一下子将铁门的小窗口关上,差一点撞到了施锦言的鼻子。

    施锦言被她骂的一愣一愣的,等到回过神来,就看到那道大铁门已经关上了。

    他顿时皱起了眉头,伸出手再次用力的敲了起来,“你开门,告诉司静钰我来了,开门!”

    施锦言觉得,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干过这种粗鲁的事情了。

    被人拒之门外,他竟然还拉下脸求开门……

    可是想一想这一道门阻隔的是司静钰和他的未来,施锦言就觉得敲门也值了。

    他再次用力的敲门,过了一会儿,小铁窗就再此被打开了,小保姆站在那儿,冷笑一下:“你还有脸来我们家?我已经告诉太太了,太太说,小姐不见你!”

    不见他?

    静钰果然现在不肯原谅他了吧?

    施锦言想到这里,胸口处就闷得想要踹不过气来似地。

    他看着里面,正打算开口说话,小保姆却一下子就又关上了房门!

    施锦言伸出手,正打算再敲门,小保姆就又打开了小铁窗,然后开口道:“不许再敲了!再敲我们就喊保安了!太太说了,施先生也是有脸面的人,别闹得大家都难看!”

    一句话落下,再次关上,这一次看着紧闭的大门,施锦言伸出了手,却不敢再敲门了。

    他是上门来祈求原谅的,如果这么一直敲敲打打的,岂不是让人心烦?

    施锦言想到这里,后退了一步,他突然间就觉得,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办。

    可是让他就这么离开,他不甘心。

    烈日照在他的脸上,身上,他穿着黑色的西装,很快就出了一身的汗。

    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来,碰到了伤口,伤口就被灼烧的很疼。

    可是他却浑然不觉,眼睛盯着大铁门看着,只希望有人能够出来,让他见见司静钰。

    日头从正上空,慢慢滑到了西边。

    时间也从中午,慢慢到了傍晚。

    天气没有那么灼热了。

    施锦言依旧靠在车边,继续等着。

    就在施锦言觉得,司家或许都没有人出入的时候,小铁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施锦言噌的站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看了过去。

    却发现……大铁门打开了,却……没人?

    没人?

    施锦言一愣,视线下移,就看到最下方,有一个小脑袋在那边看来看去。

    那是一张精致的小脸,脸颊上肉嘟嘟的,大眼睛闪亮闪亮,黑葡萄似地眼瞳里,透着一点狡黠,眼角处,带着一颗红色的泪痣,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妖异,就像是一只带着妖气的小精灵。

    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个只有二岁的小朋友,在他身上竟然奇异的将妖媚与空灵结合在一起,却不让人觉得不和谐。

    施锦言看到这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知道他是谁,原本还不清楚是双胞胎中的谁,可看到那颗泪痣,就立马明白了,这是小懒懒。

    施锦言定定看着小懒懒的时候,小懒懒也在看着施锦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