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妈妈赶到医院的时候,施锦言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他也不管自己脸颊上肿的不能见人,噌的就站起来,直接往外冲。

    他打开病房门,刚好看到施妈妈急忙忙的冲了进来,她看到病房里面的狼藉,瞬间吓了一跳:“天杀的!这是谁啊,怎么把你打成这副样子!是谁啊?是谁!我要报警,报警!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施锦言看着施妈妈又哭又闹得喊完这句话,勾起了唇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开口:“来的那个,是司正霆。”

    施妈妈一愣,接着眼圈就红了:“她们司家是有权有势!可是这样就可以随便打人吗?!你是对不起静钰,可是你也很无奈啊!错误都是妈妈犯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说到这里,就大哭起来,边哭边喊:“我们走!这北京他们司家家大势大,我们回老家!就不信她们的势力能够影响到老家那边去!”

    施妈妈说完这句话,就拽住了施锦言的胳膊,然后突然扭头,发现病房里空空的,忍不住擦了一下眼泪开口道:“新新呢?又做检查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这话一出,就看到护士们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诡异。

    施妈妈急了:“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新新呢?”

    有护士开口:“那位先生把孩子抱走了!”

    施妈妈听到这话,脚步一个踉跄,整个人全部神经都绷了起来,声音尖锐的开口:“什么?他们把新新带走了?!”

    她说完这句话,一把紧紧的抓住了施锦言的胳膊:“他们抓走了孩子?是这样吗?”

    她喊完这句哈,就吓得全身发抖起来。

    施锦言看着她,忽然冷笑:“你现在才知道怕了?”

    施妈妈瞪大了眼睛,吓的全身都在发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报警!快报警!”

    施锦言开口道:“报警?你知道警局总部大队长是谁吗?”

    施妈妈茫然地摇了摇头。

    施锦言冷笑:“是姚腾,静钰那个青梅竹马的玩伴!”

    施妈妈被吓的后退了一步:“那,那现在怎么办?”

    她吓的声音都抖起来了,带着哭腔的看着施锦言喊道:“新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就不活了!”

    听着她的话,施锦言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妈妈翻来覆去的,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她爱孩子的方式,也就只有这么一种。

    施锦言突然间闭上了眼睛,半响后才摇头:“妈,司家原本就不好惹,你为什么还敢去找静钰?”

    施妈妈哭着喊道:“静钰不是那种人!静钰才不会以势压人!”

    施锦言盯着她看着,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原来是这样。”

    他冷笑一下:“因为她不以势压人,所以你就可以随便让她受委屈?”

    施妈妈被说的噎住,然后就听到施锦言开口道:“妈,我告诉你,静钰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是她的家人都护短,可以让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施妈妈吓的瞪大了眼睛,然后就听到施锦言的话:“但是这一次,他是来给我送这个的!”

    这句话说完,就把dna报告扔到了施妈妈面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