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

    新新最近状态不错,此刻在沉睡中。

    施锦言依旧在隔壁的房间办公,他低头在文件上签字,连续四个小时的工作,让他脖颈发酸。

    他直起脑袋,揉了揉脖子,儒雅淡漠的面孔,在透过玻璃窗看到新新的时候,才闪过一抹温和。

    他面无表情,整个人比以前更淡更冷,而就在这时,病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施锦言不用抬头都知道,这个点过来的,肯定是施妈妈。

    他没去看门口处,只是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打开刚刚看完签字的一份文件,低头再次看了起来。

    他现在不愿意跟施妈妈有任何接触,这么疏离的态度,让施妈妈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她大气都不敢喘,知道对不起儿子,所以在施锦言面前几乎都不敢说话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悄悄地将带来的饭菜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整理好了,然后就开口:“锦言,吃点饭吧。”

    施锦言轻微点了点头,没说话。

    施妈妈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更加憋屈郁闷。

    她知道她对不起施锦言,她也知道她对不起司静钰,可是她真的做错了吗?

    她只是希望,让新新能够活着啊!

    可是为什么,儿媳妇没了,白那个贱人对她颐指气使,而儿子呢……从上次那件事情以后,这半个月了,却一句话都没对自己说。

    施妈妈的眼圈一下子又红了,她又不敢哭出声来,因为哭出来,会让儿子更烦。

    她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然后这才后退了两步,走进了隔壁新新的病房。

    新新现在吃的是医院的病号餐,味道清淡,但是新新很乖巧,从来不吵闹着要吃肉。

    此刻看到施妈妈,他顿时对她扬起了一个笑容,乖巧的开口:“奶奶,你吃了吗?”

    施妈妈听到这话,眼眶一红,点了点头,“嗳,乖孙子,奶奶吃了,你快点吃吧。”

    新新低下了头,快速将饭菜都吃完了,然后施妈妈给他收拾了放在旁边,等一会儿会有医院人员将饭盒收走。

    施妈妈就坐在旁边,低着头。

    新新看到她的样子,乖巧的拿起画板,开始画画。

    他画了好久好久,感觉像是足有半个小时,然后这才拿起来,递给施妈妈看着,“奶奶,你看,我画的全家。”

    施妈妈听到这话,抬起头来,看到新新画板上的画。

    那是一家人。

    有一个孩子,有一个大人,还有两个老人。  Hello,继承者

    大家都咧嘴笑着,让人觉得非常幸福。

    施妈妈愣了愣,然后突然开口,“新新怎么没画妈妈呢?”

    新新听到这话,低下了头。

    他不说话,可是那一股悲伤地意味,还是被施妈妈捕捉到了。

    施妈妈一愣,接着,就看到新新抬起头来,“奶奶,阿姨是不是不要爸爸了?”

    施妈妈又是一愣。

    然后就看到新新低下了头,小小的人哪怕心思复杂,可对于人际关系还是有些闹不清楚,他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然后他开口,“奶奶,我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