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落下,房间里的几个人全部皱紧了眉头,就听到姚腾缓缓的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最后他开口,“我让国际上的朋友提审了那个偷孩子的贼,那个人说,当年看到一个中国女孩抱走了静钰的孩子,至于上次为什么说谎,是他记错了人。我按照这个思路想了想,突然就想到了白,将白的照片拿给那个人看,他就认了出来,所以我现在猜测,新新是静钰的儿子。”

    他说完了这句话,就抬起头来,看到房间里几个人脸上都没有出现惊诧的样子,他稍微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你们……都知道了?”

    司正霆点头,“嗯,我们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

    丁梦亚站了起来,忍不住指着姚腾,红着眼眶训斥他:“你这个孩子!静钰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给家里说?!你们两个在哪里瞎找,就能找到了吗?!到底是孩子重要,还是什么重要?怎么这么糊涂!”

    这话落下,司正霆就忍不住开口,“妈,好了,就算姐告诉了我们,我们也不一定能找到。找一个孩子,犹如大海捞针,哪里是这么容易的。我是觉得,最近因为新新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直觉新新有问题,所以就带着试探的心思去查,算是刚巧碰上了。”

    丁梦亚知道自己这么冲姚腾发脾气是不对的,可是此刻情绪激动,已经管不住自己了。

    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一直有个孩子,而她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个认知,让她根本无法原谅自己对司静钰的疏忽。

    庄奈奈看到丁梦亚,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姚腾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那姚队长你现在有了怀疑,为什么不去找姐姐,反而来告诉我们?”

    这话落下,司正霆和丁梦亚才回过神来,齐刷刷看向姚腾。

    就见姚腾皱起了眉头,垂下了头,“昨天下午,静钰跟施锦言领了离婚证。”

    一句话,让丁梦亚感觉心一揪,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她眼眶一红,忍不住开口道:“这个孩子!怎么什么话、什么事儿都不说!”

    她捂住了嘴巴,旋即询问道:“快点告诉施锦言这件事情,让他给我滚过来!”

    她怒气冲冲的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司正霆却没有动作,而是继续看着姚腾,“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姚腾听到这话,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今天早上八点,施锦言跟白去医院做了试管婴儿,目前受精卵已经成功,过两天就要移植到白体内了。”

    “什么?!”

    丁梦亚噌的站了起来,气的脚下发软,几乎要站立不稳!

    而司正霆在听到这话后,脸色肃然一冷,整个人气势冷冽的像是要将人冰冻!

    别说他们了,就连庄奈奈都一瞬间气的胸口直接起伏。

    昨天下午刚刚跟姐姐办了离婚手续,今天上午就迫不及待的去办了试管婴儿?!

    这个施锦言……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