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她就钻进了车子里,不等施锦言有所行动,车子开了起来,她直接往前冲过去。

    再见……

    施锦言整个人,被这两个字定在原地,他仰着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急忙上车,跟了过来,开了没有多久,他果然看到她的车子停在旁边。

    哪怕没有冲上去,哪怕看不到她到底在干什么,他却知道,她此刻肯定是趴在了方向盘上,在哭泣……

    他们此刻,两辆车子停靠在路边,隔壁刚好是一个老旧的音像店,里面正震耳欲聋的放着张学友的一首老歌《祝福》。

    歌词传了出来……

    不要问

    不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

    偎着烛光

    让我们静静地度过

    莫挥手

    莫回头

    当我唱起这首歌

    怕只怕

    泪水轻轻地滑落

    ……

    情难舍

    人难留

    今朝一别各西东

    冷和热

    点点滴滴在心头

    愿心中

    永远留着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伤离别

    离别虽然在眼前

    说再见

    再见不会太遥远

    ……

    歌声低沉充满磁性,透着一种荒凉的感觉。

    似乎在这一刻,繁华褪尽,全世界,只剩下了他和前面哪辆车中,正在哭诉的她。

    施锦言再也忍不住,只觉得心口处疼痛的他弯下了腰,一只手用力的按着那里,然后,眼泪缓缓话落。

    过往的种种,在眼前一一闪过。

    她明媚的笑容,她决然潇洒的样子,她华贵的宛如公主……

    她的一点一滴,都在他的心口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施锦言模糊了视线,紧紧闭上了眼睛,有温热的液体,忽然流了下来。

    再见了,司静钰。

    再见了,我的青春。

    再见了,我这辈子唯一的爱人。

    前一天晚上,施锦言一直开车,默默陪着司静钰,直到后半夜,她才回到了别墅。

    他就在别墅外面,足足守了一个晚上。

    等到第二天,上午八点,他的手机才滴答的响了一声,他低头,看到是白发过来的消息,让他带着他的精-液,去医院做试管婴儿。

    施锦言的视线,最后再留恋的看了一眼司家别墅,这才开车离去。

    转头的那一刹那,他的所有脆弱和委屈,全部收敛,哪怕一晚上没睡,整个人非常憔悴,可是他仍旧恢复了以往的淡漠的表情。

    他开着车,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了路边的一个男性乞丐,正在翻捡着垃圾,他忽然停下了车,打开车门,走了过去。

    乞丐正在找早餐吃的时候,面前忽然多了一沓的红票票,他诧异的抬头,就看到一个长相俊雅非常贵气的男人对他开口:“这些钱,给你,我买你一样东西。”……

    施锦言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

    他直接进入专门的房间,采取了精夜,旋即走出来,将精夜交给了护士。

    他的视线,在精-液上转了两圈,然后就抬头,宛如发现猎物一样,盯向了在旁边等待的白身上。

    他的脑海中,闪现出曾经跟医生的对话:

    他问:“若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妹,骨髓能配上的几率,会不会大一些?”

    医生回:“会比普通人几率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