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施锦言说到这里,就走到旁边的走廊长椅上,接着坐了下来。

    一群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个个在旁边等着他。

    过了一会儿,有律师走了过来。

    施锦言看向白,“曾经,你给新新配型要了我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还给我。”

    白一愣,下意识皱眉,可还没开口,就听到施锦言说话,“你不愿意?”

    白咬牙,知道这时候不能再刺激这个男人了,她急忙摆手,顺便表明决心:“我都是为了新新,既然你要,那就给你!我保证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新新!”

    说到这里,她在律师拟定的合同上签了字。

    旋即,施锦言再次站起来,“生孩子,我有个条件。”

    白开口:“你说。”

    施锦言淡淡的道:“我不要人工授精,做试管婴儿。”

    一句话落下,白就顿时感觉到一阵阵的难堪!她咬住了牙齿颤抖着声音询问:“为什么?!”

    她不甘心!为什么就不愿意碰她?

    而施锦言的回答,也干脆利落:“我嫌你脏。”

    我嫌你脏……

    这无疑是世界上对女人来说,最残忍最无情的话!

    白捂住了嘴唇,眼眶都湿润了。

    可施锦言却回头看向她,逼问她:“你还想要孩子?!”

    还想要孩子?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白还有回头路吗?!

    没有!

    她之所以一直这么理直气壮的插入到司静钰和施锦言中间,就是因为他们认为,新新是自己和施锦言的儿子,所以,她必须有一个他们真正的孩子。

    她攥紧了拳头,气的感觉整个人都承受不住了,却还是咬牙点头,“我同意!”

    施锦言盯着她,淡漠的眼神像是在看她,又像是没有看到她,就在白以为施锦言会后悔的时候,才终于听到了他的话:“好。”

    然后,他站起来,迈开脚步,直接往外走。

    他离开了这个走廊,淡漠的眸子里,这才闪过一抹浓郁的忧伤,然后他从口袋里拿起手机,看到司静钰的几个未接来电。

    他垂下眼帘,紧绷着下巴,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才给她回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听,对面传来了司静钰的声音,“喂。”

    清淡的一个字,却让施锦言知道,她肯定知道刚刚发生的事儿。

    于是,到嘴的话,就这么哽咽在嗓子里。

    施锦言觉得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从心口处往四周蔓延。

    他伸出一只手,深深压住了心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淡下来,平复了心情,然后才低声、轻柔的开口:“你都知道了?”

    对面的声音,沉沉的,又是一个字:“嗯。”

    施锦言感觉,那种疼痛,又开始了。

    然后他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司静钰的声音:“我不怪你。”

    我不怪你。

    四个字,却让他眼眶一酸,差一点就哽咽出声。

    施锦言握紧了拳头,使劲顶着心口处,然后这才开口:“你有空吗?”

    “嗯。”又是一个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