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明一句话都不说,可那眼神里的讥讽,刺激的白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她觉得自己似乎看懂了他在说什么,他在说,任凭你百般算计,我也不决不妥协!

    不妥协……就算是为了他儿子的性命,他竟然也不妥协!

    白只觉得心脏像是被无数根针同时刺了一下,疼的她眼眶发酸,她咬住了嘴唇,握紧了拳头。

    而此时,警察们也询问了,“施先生,那现在……”

    “有人在这里迷-奸,难道没有犯法吗?咱们国家的法律难道不管?”施锦言声色俱厉。

    警察立马赔笑:“管,当然要管,这是违法的!”

    只是看这情况,似乎明显是家事儿啊。

    可是警察还想要说什么,看到施锦言的神色,又不敢说话了,只好回头走到白面前,对她伸出了手,“那这位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两名记者站在白面前,她站在房间里。

    记者们咔咔的拍照声传过来,让白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大家面前。

    她想要迷-奸施锦言,未遂。

    这比成功了,更加让她觉得丢人!

    只要想想,这个报道传到网上去,大家会怎么耻笑她,她就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白咬住了嘴唇,神色渐渐决然起来,她看着施锦言,询问道:“你真的不救新新?”

    施锦言眯起了眼睛,露出一副不屑于跟她说话的样子。

    施妈妈听到这话,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的孙子啊!你怎么会这么命苦,有这么一个狠心的爸爸!”

    她大哭着,伸出手捶打着自己的心口,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施锦言看到她的情况,眼神里闪过一抹难看和尴尬。

    而就在这时,白也哭了起来,她大喊着:“伯母,您别哭了!您没错!与其等待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的骨髓配型,您的选择根本就没错!我们现在不作出准备,等到找不到骨髓再来准备就来不及了!新新只有八九个月的生命了,生一个孩子要整整九个月啊!再耽搁一个月都来不及!”

    她说到这里,才伸出了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要怪,就怪孩子有个狠心绝情的爸爸,要怪,就怪我们手段还不够,怪我们比狠比不过他,呜呜呜……”

    这话一出,施锦言眸中就突然迸射出一抹厉光!

    白竟然还在鼓动别人!

    她的话太有煽动性了,尤其是对一心想要让孙子活下来的妈妈来说……

    他皱紧了眉头,看向警察,“还不把人带走,留在这里耽误了病人休息,我去起诉你们办事效率低!”

    两个警察一听这话,急忙一边一个,挽住了白的胳膊,拖着她就往外走。

    而施锦言此刻也急忙往施妈妈这边走过去,想要安抚住她。

    可是!

    到底还是迟了!

    施妈妈像是被白一句话提醒了什么,她猛地站了起来,刚刚还茫然无措大哭的神色一下子消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