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心里一动,叹了口气,“新新,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新新一愣。

    施锦言就继续开口:“你不想死没错,有什么想法都应该告诉爸爸或者阿姨,或者是奶奶,亲人之间是不可以用来利用的,你这样做,会寒了我们的心,你知道了吗?”

    新新听到这话,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他回头,抱住了施锦言的脖子,“爸爸,我不想死,爸爸,我会死吗?爸爸,我知道错了,爸爸,你不要放弃我,不要抛弃我,不要不要我……”

    他的哭声,让人听着心里发酸,施锦言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揪了起来,让他这么个大男人,也不由的红了眼眶。

    特意绕到外面洗饭盒的施妈妈,此刻刚好回来,她站在门口处,看着里面的情况,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旋即她就攥紧了拳头,新新不能是恶人,儿子不能是恶人,儿媳妇更不是恶人,既然这样,那么这个恶人,就让她继续做吧。

    然后就看到施锦言拍了拍新新的后背,等着新新安稳下来,施锦言这才紧抿着嘴唇站了起来,他看着新新,声音很严厉的开口:“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次算计亲人,那么就不要怪爸爸惩罚你,记住了吗?”

    新新抽泣着打了个嗝,可是回答的声音却很响亮,生怕施锦言听不到似得,大声的开口:“知道了,爸爸!”

    三岁定终生,三岁之前,新新跟白一起生活,养成了阴暗的心里,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计较得失。

    然而从这天以后,他记住了,再也不会算计亲人。

    可直到多少年以后,他算计了爱情,算计到最后,却是一场空,那时候他才终于明白,感情,是不可以用来算计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

    医院里。

    紧急调出了一个手术室,司静钰还昏迷着,直接就被人推了进去。

    有护士为她脱了裤子,固定在手术台上,然后丁梦亚就陪伴着医生走了进去。

    周围的护士门有条不紊的整理着手术要用的东西,而医生则是戴上了手套,回头看向丁梦亚。

    丁梦亚全身都紧绷着,看着手术台上的女儿。

    她的女儿,一生只爱了这么一个男人。

    而前面几年,她也一直催促着自己的女儿赶紧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可是现在,司静钰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了,可是她却要做这个恶人,让她流掉孩子。

    她此刻整个人都不好了,定定看着手术台上的女儿,走了过去。

    她穿着消毒的手术服,站在旁边,即将亲眼目睹着女儿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被刮出体外。

    医生看了丁梦亚一眼,看到丁梦亚对他点了点头,深深叹了口气,这才往前一步,然后从旁边拿过仪器,上手正打算进行手术的时候,却微微一愣。

    他突然皱紧了眉头,仔细研究了一下,接着就猛地扭头看向丁梦亚:“司小姐……曾经生过孩子?!”

    ps:晚上九点半见。多说几句解释一下前两天的一个乌龙。这两天,我看到评论区突然多了一些骂我说话不算数的评论,我还觉得委屈,小米告诉我,是我自己那天的ps里面说,明天中午十二点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然后我往前翻,才恍然大悟:先给大家道个歉,是我表达有误。我一般ps里面都会标注几点见,是为了给新读者看更新时间。然后那天说完这句话后,后面补充了一句,看白怎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句话,是针对这个剧情的,是说接下来会有这么一个剧情,并不是第二天十二点半就砸自己的脚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