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

    她垂下了眼帘,想到今天在酒店里的事情,尤其是,她跟施锦言已经错过了十年,她此刻怎么能放手?!

    她抿住了嘴唇,再次开口,“这件事情,要看施锦言如何选择,跟我无关!”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想,施妈妈上楼跑过去喊施锦言,最多也就五分钟吧?

    可是怎么他还没过来?

    楼上,施妈妈傻呆呆的站在电梯里,电梯到了,她走出来,却站在电梯口处,犹豫了。

    让施锦言跟白再生一个孩子……

    再生一个孩子来救新新,这个想法就像是生了根一样,深深扎在她的心里,让她不能自拔。

    现在,那么多记者在逼问静钰,是不是,是不是儿子不出面,静钰就会妥协,就会同意了?

    施妈妈想到这里,眼眶里突然就涌出一部分泪水,只觉得心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的很疼很疼。

    她努力摇了摇头,不行,自己怎么可以有这个想法?

    她绝对不能这样对静钰!

    她说过,要将静钰当女儿看待的。

    对,是这样的。

    施妈妈想到这里,急忙往前跑,来到病房门口处,推开房门,“锦言,快,静钰被人围攻……”

    这群记者的问话越来越刁钻,越来越难听,甚至已经有人问了出来。

    “司小姐,你到现在还这么冷静,是不是因为新新不是你的儿子?你能不能站在白的角度上考虑一下,如果是你的儿子得了这种病,你会怎么样?”

    司静钰听到这话,眼神犀利的看向了那个记者,她的底线就是孩子,可此刻,自己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孩子,竟然会被人如此咒骂?!

    她尖声开口:“你闭嘴!”

    那记者却不仅仅没有闭嘴,反而更加兴奋起来,“司小姐,你现在情绪这么激动,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心事吗?司小姐,新新到底是施先生的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对,司小姐,请问你……”

    话还没说完,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旋即施锦言就冲了出来,他一把握住了司静钰的胳膊,将她护在身后,一边犀利的看向面前的这群记者:“你们这是在侵犯别人的隐私!请你们现在,立刻,马上离开!”

    施锦言一出来,就顿时有人举起了闪光灯对准了他照相,这群记者们瞬间更加激动起来。

    他们对施锦言发难:“施先生,请问你打算如何治愈新新?!”

    “施先生,请问你知道医生的建议吗?请问你有没有考虑跟白再生一个孩子来就新新?”

    “施先生,新新是你的儿子,你就生来对他有责任,不能只负责生不负责管!他如今生病了,你若不是不给他生的机会,就是在杀人!”

    “施先生,你不愿意跟白生孩子,是不是因为司小姐?是不是顾忌这司家?害怕司家会对你进行报复?!”

    “施先生!请问您难道真的能忍心看着新新生命垂危,坐视不理吗?!”

    “施先生,请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