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听到这话,再次点了点头。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现在却无心去想。

    她扭头看向外面,突然间看到手术室的手术灯灭了,急忙开口:“好,姚腾,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先去忙一下。”

    她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加快脚步往那边跑,很快就将姚腾扔在了身后。

    姚腾看着司静钰跑过去的背影,黝黑的眸子里露出了一抹深邃,可是他内敛的性格,让他连痛苦和爱慕都深深压制,不愿意说出口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跟着往那边走。

    司静钰着急的跑过来,这时施锦言也噌的站了起来,然后手术室房门打开,医生推着已经沉睡的新新走了出来。

    医生看见两个人,叹了口气,“孩子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孩子吃了饭以后,不可以立马躺下,病变血液随着流动已经遍布了全身,他很虚弱,吃东西也要吃一些流食,这一次是他流鼻血和吐刚好赶在一起,堵塞了气管,差一点喘不上气来,其实也没有别的大事儿。但是……”

    他说到这里,再次看向施锦言和司静钰,“找到合适的骨髓已经迫在眉睫,这孩子情况突然加重,我估计,只能再撑八九个月了。”

    八九个月……

    只能再撑八九个月!

    听到这话,施妈妈眼睛一翻,直接晕倒过去!

    于是,又是一顿人仰马翻。

    等到新新躺回到病房里,施妈妈也悠悠转醒,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施锦言对施妈妈开口道:“妈,你先回家吧。别在这里添乱了。回去了好好照顾自己,就是对咱们家最好的关注。”

    施妈妈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听到这话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用力的嗯了一声。

    施锦言这才再次看向司静钰,对她开口,“静钰,你也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再过来。”

    今天下午一场荒唐的放纵,让司静钰的确觉得承受不住了。

    她也不矫情,听到施锦言的话,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施妈妈,“妈,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再回家。”

    施妈妈点头。

    司静钰搀扶着施妈妈往外走,施妈妈路上魂不守舍,紧紧抓着司静钰的胳膊,“静钰啊,你说,这骨髓真的好找吗?”

    好找吗?

    当然不好找。

    可是不好找,也必须要找啊!

    司静钰深深叹了口气。

    施妈妈盯着她看着,见她没有说话,就垂下了头。

    两个人刚刚到了地下停车场,司静钰还没来得及找到自己的车子,突然就一群人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闪光灯,摄像机一下子就对准过来,司静钰看到这幅情况,将施妈妈往电梯里一推,急忙开口:“妈,你先上楼,找施锦言下来!”

    她挡住电梯口,防止记者们上去,然后就听到身后记者们的发难:

    “司小姐,请问新新病重,你真的不能让她亲生父母再生一个孩子来配型吗?!”

    “司小姐,请问到底是爱情重要,还是责任重要?孩子的生命对于你来说算什么?!”

    ps:晚上九点半见~月票啊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