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慌慌张张,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转了!

    她真的是怎么也想不到,施锦言竟然会拿出证据来!

    她跌坐在椅子上,茫然的举目望去。

    周围的同学们一个个还震惊的坐在那里,脸上的茫然表情都未褪去,他们明明没有骂她,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可她却觉得,她似乎从她们的眼神里,看到了话:

    “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阴险?!”

    “能够装四年,简直不敢想象!”

    “天哪,没想到我的身边竟然就有一朵大白莲!”

    “……”

    白咽了口口水,突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她站起来,动了动嘴巴,还没说完,原本坐在她身边的两个女同学,就突然间身体往后缩了缩,甚至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椅子,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她是什么病毒一样。

    她的话到了嗓子眼里,突然间就又咽了回去,因为她这被这突然而来的疏离,搞得懵了懵。

    她从小擅长装,所以人员一向不错,这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对待!

    她只觉得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痛,痛的她几乎要站立不住。

    这就是被大家孤立的感觉吗?

    她又看向司静钰,从大学毕业以后,发生了那件事情一来,大学同学们都有意无意的孤立了司静钰,她本来觉得心里很爽,可是现在她却觉得,大学同学的这种孤立,或许根本就对她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她的所有一切,她在乎的东西,除了施锦言,别的东西在她司静钰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她在乎朋友,可是大学里的这些同学,跟司静钰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没有她在,她们也不会有太多的交流。

    她在乎名誉,可是人家司静钰从来不在乎这些。

    她自以为洋洋得意的惩罚了司静钰这么多年,然而此时此刻向来,她到底干了什么?

    没有她插手,司静钰与施锦言这辈子都错过,可是现在,哪怕是耽搁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夫妻……

    她咬住了嘴唇,气愤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她指着司静钰开口道:“所以,这就是今天你来参加这个同学会的目的吗?!你就是为了让我被人骂,让我名誉扫地?!司静钰!都说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多,别人都说你给了我你的一半,我跟你在一起,我就是沾光你吃亏了,可是现在呢?!你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名誉,不在乎这些同学,你为什么还要将这些也从我手里抢走!”

    她这话一出,周围同学们就更加无声无息了。

    其实司静钰上大学的时候,对白是真的好,所以大家才无法相信白竟然会陷害她,然而此时此刻,听了她的话,众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因为人家对她好,所以就活该连别人的姻缘都要插手,活该就要让别人替她背负骂名?!她白不找别人陷害,偏偏找司静钰,是因为她对她好?

    这都是什么怪异的理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