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听到这话,突然忍不住伸出了手,抱住了她,凑到了她的耳边,才询问道:“为什么去抽骨髓血,不是告诉你很疼了吗?”

    司静钰听到这话,叹了口气,半响后才开口,“我就是想试试,万一呢?”

    施锦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开心,只能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接下来几天,两个人就这么在医院里轮流照顾新新。

    同时,另一方,施爸爸的病情稳定下来,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嘴也没有那么歪斜,至少吃饭可以不漏二分之一了,在护工的搀扶下,还可以走两步。

    再住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

    施妈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叹了口气,半响后才絮絮叨叨的给施爸爸抱怨:“你说,锦言这一下子,在静钰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施爸爸嗯嗯啊啊的符合,仔细听,就能听到他再说:“你又瞎说什么呢?”

    施妈妈抿了抿嘴唇,“我现在在亲家母面前,那就是完全抬不起头来。还有,你看你都病成这幅样子了,你那好儿媳,要是搁在以前啊,肯定一天跑三次,恨不得给你将一天三顿饭全包了,可是现在呢……?”

    施爸爸又嗯嗯啊啊的,说着只有施妈妈能听懂的话,“别瞎说,她这是忽视了。”

    施妈妈冷哼了一声,“对啊,疏忽了,我都明里暗里提醒了锦言多少次了,可是他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以后啊,我们家肯定要阴阳失调了!”

    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妈妈,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自己儿媳妇面前受气,哪怕以前说得再好,到底还是心里不平衡。

    可是说到这里,施妈妈就又深深叹了口气,“可是现在啊,我都不敢说你儿媳妇了,前两天我给她打电话,说她是不是很忙,她还给我回答是,也不松口来看你,我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只能唯唯诺诺的说,那你注意身体啊。这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就教育她了,公公住院呢,你一天到晚的倒是过来看看啊!”

    说到这里,她就站起来往外走,同时嘴里喊着,“不一样喽,到底是不一样喽。” .  首发

    她端着盆,走出病房,打算去水房那边给自家老头子洗欢喜下来的衣服,结果刚出门,就看到一个女人在外面探头探脑,施妈妈看到她,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

    白打听着往这边走,看到了施妈妈,眼睛一亮,然后就快速往这边迈步走过来。

    施妈妈冷哼了一声,直接往水房走,根本就不会理会他,白跟在施妈妈身后:“伯母!”

    施妈妈扭头,“谁是你伯母,你跟我滚!要不是你,我们家老头子能住院?!”

    白却勾起了嘴唇,笑着站在不远处,也不着急,只是询问,“你难道就不好奇,你儿媳妇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来看看她公公?”

    别看施妈妈刚刚还在抱怨着司静钰,可是这会儿听到被人的指责,顿时不高兴了,直接拉下了脸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