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冷着脸,盯着面前的女人看着,他眼神中的错愕还有惊诧,一下子让白回过神来。

    她顿时收敛了自己脸颊上的慌张,然后就咽了口口水,半响后才开口,话语里面带着点赌气的成分在:“你不是说,孩子从今以后是你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吗?你们连孩子都不让我见!我凭什么要给他配型?!”

    她说到这里,后退了一步,眯起了眼睛。

    施锦言皱起了眉头,“白,他是你的儿子,你确定,你不配型?”

    白咬住了嘴唇,接着冷笑,“对,我确定,除非……”

    “除非什么?”

    这句问话,施锦言绝对是下意识的询问,他的心里,从来都不接受任何的威胁!

    白盯着施锦言,接着勾起了嘴唇,“除非,你跟我结婚,你抛弃司静钰,跟我结婚!”

    “你疯了!”施锦言厉声喝道。

    白冷笑一下,“我疯没疯,我自己心里清楚!施锦言,跟她离婚吧,司静钰根本就不适合你!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只要我们去民政局领了证,我们就去救新新好不好?”

    她说完这句话,施锦言就后退了一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不好。”

    然后他非常坚定地开口,“白,配型并不是只有直属亲属才会成功,你不愿意配型就算了,我会在全国寻找,早晚会找到适合新新的骨髓。”

    他说到这里,再次看向白,冷笑了一下,“你应该了解我,从来不接受任何威胁。”

    说到这里,他就后退了一步,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白整个人几乎都要气疯了!

    不好……

    他竟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个混蛋!

    “新新是你儿子!”白在施锦言背后大喊道,“你不配做一个爸爸,你怎么可以一点也不犹豫?!你是个混蛋,你不配是他的爸爸!”

    可是施锦言却自始至终,都挺直了背脊。

    他进入到医院里面,一直绷着的脸色,才终于有了一丝破裂的感觉。

    让他离开静钰?

    这不可能。

    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再选择离开她。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自私,可是他不得不这样选择。

    为了司静钰,他可以奉献自己的生命。

    他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走进病房中,看到自己的爱的女人,还有躺在床上的儿子,施锦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伸出了粗糙的大手,放在了新新的脸上,来回磨蹭:新新,我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为你找到合适的骨髓,答应爸爸,坚强一些,活下去,永远活下去。

    睡梦中的新新,似乎听到了爸爸的心声,蹙起了眉头,小小的人脸色苍白,身上瘦的已经没有一点肉。

    可是他却不吭一声,始终默默承受痛苦,生怕亲人会抛弃她,这都是白带给他的不安全感。

    两个小时后,施锦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来电显示是白。

    他很想挂断,可还是走到走廊里接听,接着就听到对面传来了白任命的声音,“锦言,我想好了,我可以做配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