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医生办公室,司静钰就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抿了抿嘴唇,这才开口,“施锦言,我前天……把白给打了。”

    然后她就简单的说明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接着看向他,“你说,白会不会生气?那个……”

    “没事儿。”施锦言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我不打算先去找她,实在没办法了再说。”

    他说到这里,看向新新的病房,“我先去将我爸妈的骨髓血带来,然后配型,如果不成功……就再说。”

    他以前根本不知道白竟然是这么一副嘴脸,现在知道了,当然不愿意跟她有任何的接触,让她给新新的献血?

    他担心新新会趁机提出将新新要回去,以后他们想要再摆脱她,就更难了。

    司静钰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施锦言没有告诉施爸爸施妈妈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骗着两个人抽取了骨髓血,施爸爸中风的人都知道含糊不清的喊一声疼,施妈妈更是看着施锦言:“这体检身体,抽的血还真是奇怪,怎么这么疼啊!”

    施锦言撒谎:“这不是特别的体检吗?你们年纪都大了,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不知道的病。”

    说到这里,他就开口:“妈,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施妈妈叫住他,“你这一天天的天天在忙什么?你爸爸都病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在病床前孝敬一下。”

    照顾了施爸爸这几天,施妈妈有点疲惫,所以就有点抱怨。

    施锦言垂下眼帘解释道:“公司里有事儿,妈,我……”

    施妈妈能够看到施锦言的黑眼圈,深深叹了口气,“行了,不过静钰怎么也不来看看你爸爸?”

    说到这里,到底还是忍不住小声抱怨:“到底是公公,怎么就心就这么大,就露了一面,就没有消息了。”

    施锦言直接蹙起了眉头,“妈,静钰她有事儿。”

    施妈妈撇了撇嘴,叹了口气。

    施锦言没有在理会这边的事情,施爸爸是中风了,可是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现在就是靠养,所以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新新身上。

    带着他们的血液样本来到了新新这边的医院,快速做配型,到了第二天,看到医生再次摇头,施锦言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他抿紧了嘴唇,看向了司静钰。

    司静钰此刻已经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了,她以前一直觉得她妈妈说的话不对,她跟锦言在一起后,跟白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她才终于明白:新新是白的儿子,新新就是她跟施锦言之间的纽带,永远也无法割舍。

    可偏偏,她此刻根本不能阻止施锦言去找白,她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

    司静钰对施锦言点了点头,哪怕自己心里不舒服,却也努力克制,为了新新,这些都没什么。

    施锦言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白正在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

    被打的淤青还未完全消除,此刻看过去仍旧是一片一片的,惨不忍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