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在施锦言进入实验室之前,想了很多。

    她爱这个男人,爱了这么久。

    现在终于表白心迹,他们都互相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新新生病了,新新如此坚强又脆弱,让她很想要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而她能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退让。

    她说到这里,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施锦言,抿了抿嘴唇开口道:“我自己都知道,如果我有了孩子,我肯定会偏心自己的孩子。新新已经这么需要爱了,他过得这么艰辛,我们就需要给他更多的爱才行。而我们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再等五年都可以。”

    她的话,让施锦言的心里,注入了一股暖流。

    一个女人,到底是多爱一个男人,才可以为他在青春年华,在最适合的年纪里,放弃生育放弃成为一个妈妈?

    施锦言觉得眼眶都有点发酸,半响后才握住了司静钰的手,然后开口道:“不用,静钰,你不用牺牲自己,这个世上,我最不希望受到伤害的,就是你。”

    司静钰听到这话,没有说什么,可是她知道,她的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施锦言的伤感,来得快,去的也快,他心理素质一向强大,从抽血室走出来,再走到新新病房里的时候,人已经恢复了冷静自持。

    施家里现在有两个病人,施妈妈年纪还大了,所以施锦言决定新新的事情,暂时瞒着两个人老人。

    因为他们知道,恐怕会受到刺激。

    白血病现在的治愈率很高,不像是多年前那样是绝症了,只是需要找到合适的骨髓,就有治愈的可能。

    医院里已经在调取血液样本,希望能够找到合适骨髓。

    到了晚上,施锦言陪着新新吃了病号餐,然后开车去了医院看望自己父母,再连夜赶回来,守着新新,一个男人,此刻恨不得将自己分成两半,真的是干什么都不行了。

    公司里的事情,暂时放下,施锦言突然妥协,让李董事上位,然后施锦言就专心照顾两边的病人。

    司家别墅中。

    “白血病?”丁梦亚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司静钰。

    司静钰沉重的点了点头。

    丁梦亚皱起了眉头,“真是……那锦言的血型配上了吗?”

    司静钰叹了口气,“明天早上出结果,现在还不清楚。”

    丁梦亚难得的叹了口气,半响后才开口道:“那个孩子……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就这么病了,唉!”

    她说到这里,又站起来走了走,最后看向司静钰,“治愈的可能性有多少?”

    司静钰摇头,“不知道。”

    丁梦亚点了点头。

    司静钰就叹了口气,“恐怕婚礼的事情,要拖后了。妈,帝豪交给你了,我这几天也要忙着,我公公还没好呢,新新又住院了,虽然说有护工,可是新新这边段不了人,孩子没有安全感,生怕我们不要他了。”

    丁梦亚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呀你呀,就是心软!”

    司静钰对丁梦亚讨好的笑了笑,“好了,那我现在去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去医院接替锦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