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看到施妈妈这幅样子,紧紧抿住了嘴唇,她二话不说,直接点头,“能活着!”

    说完这句话,她就将施妈妈扶着坐在旁边,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利用自己的关系,将医院和附近医院的全部这方便的专家都请了过来!

    施妈妈就这么坐在走廊里,看着司静钰打电话找人,看着她焦急的安排这一切,心里突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

    只要老伴能够活过来,她以后,一定会对司静钰好,比对自己儿子更好!

    一群专家进入了急诊室会诊,在几个小时后,频临生命危险的施爸爸,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

    施妈妈颤颤巍巍的被司静钰搀扶着起来,然后就看到走在最前面,带着白色口罩的医生摘下了口罩,然后走过来对司静钰客气的点了点头,“病人已经脱离生活危险,只是现在处于中风状态,需要慢慢养着,先住院半个月,在回家修养半年,就能恢复如常了。”

    一句话落下,施妈妈顿时呜咽出声,然后跟着一起进入了病房中。

    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施锦言公司里却出事了,那个李董事虽然没有从司静钰手里购买了股份,可是却在公司里作妖,施锦言必须赶回去一趟。

    施爸爸已经没有危险,而且人也醒了过来,眼歪嘴斜的,还留着口水,老太太也不嫌弃他,拿着毛巾在旁边,一会儿喂他喝水,一会儿就问他要不要方便一下。

    医生告诉他们了,这个病没有别的办法,就是靠养着。

    所以施锦言有事,就先给施妈妈说了一声,去了公司。

    司静钰看着已经半夜十一点,她下楼给两个老人买了点吃的,送上来以后,就皱起了眉头。

    施妈妈扭头看了司静钰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静钰,你能帮我去看看新新吗?只有保姆在家守着他,我怕出事儿,咱们上救护车的时候,白可是还没走呢。”

    司静钰其实也是想起了新新,所以听到这话,她再次看了两个人一眼,出去为他们请了一个临时护工负责照顾,叮嘱施妈妈:“妈,这个病房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旁边的床上你就躺上睡觉,别担心爸,有护工看着呢。而且您别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现在家里新新也病了,爸爸也病了,您要是再病了,谁来照顾爸爸?”

    施妈妈急忙点头,“对,我必须得好好的,我可不能生病,老头子一辈子最要好,照顾他的事儿啊,得我来!”

    施妈妈平时在家颐指气使,可是施爸爸真的出事儿了,她就像是丢了魂一样。

    司静钰见她这幅样子,虽然不放心,可好歹是两个人成熟的人,只能摇了摇头走了。

    新新和保姆在家里,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又这么突然,她不可能让两个人就这么在家里待着,必须回去看看才能放心。

    而且新新还流鼻血了呢,也不知道睡醒了以后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