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的手机,开得并不是免提,但是里面保姆的声音惊慌失措,带着哭腔,坐在他两边的人,父母因为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没听到,但是司静钰却听得清清楚楚。

    她错愕的转过头,看向施锦言。

    如果不是刚刚在外面见到了白,她恐怕此刻都要以为,这是白故伎重演的戏码!

    可是现在怎么办?

    她看向丁梦亚。

    妈妈本来就对新新有意见,现在两家也谈的正好,而且!施妈妈才在刚刚说了那句话。

    司静钰垂下了头,不言语了。

    施锦言没有看到司静钰的变化,只是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他抿紧了嘴唇,站起来走出去,一点也没有引起丁梦亚和施妈妈的注意,两个女人凑在一起,还在那儿讨论着婚礼的事情。

    而司静钰看见两个人的样子,咬了咬嘴唇,走了出去。

    她刚走出去,就听到施锦言的问话:“怎么回事?流了那么多鼻血?现在止住了吗?”

    “止住了就行了,孩子醒了就好了,你给他喂点糖水,冰箱里还有巧克力,刚刚晕过去,我估计是低血糖。如果还有别的状况,先打120,我这边有点事儿,等会儿再回去。”

    施锦言是从小镇里走出来的,性格上从来不磨磨唧唧,也不娇气,流鼻血这种事情,一般人也根本就不当一会儿事儿,谁小时候还没流过几次鼻血啊。

    所以之后,当新新查出病症来的时候,一群人错愕加震惊,同时心里也产生了懊悔与惭愧,其后的日子里,无论怎么弥补孩子,司静钰都觉得愧对了新新。

    不过此刻,施锦言并不知道那些,仍旧在镇定的指挥着。

    司静钰站在他的身后,听着他沉稳的声音,心里却突然就踏实起来。

    虽然她也关心那个孩子,可是,此时此刻,她真的也不想中断这场婚宴。

    她抿了抿嘴唇,悄悄的转头,回到了包间内。

    两个人的举动,施妈妈和丁梦亚全部看在眼里,但是两个人都默契装作没有看到,继续热火朝天的讨论着。

    司静钰悄悄坐在了座位上,等了一会儿,就看到施锦言走进来,他脸色没有一点变化,如果他不说,恐怕谁都不知道刚刚电话里说了什么。

    施锦言坐在司静钰身边,静静听着两个妈在那儿絮絮叨叨。

    施锦言不自觉的伸出了手指,拿起了桌子上的高脚杯,修长的手指在高脚杯上敲敲打打,这小动作做出来,司静钰就知道,他到底还是着急了。

    也是,新新流鼻血都晕倒了,身为爸爸怎么可能不担心?

    她咬了咬嘴唇,突然就笑眯眯看向了丁梦亚,“妈,咱们还是点菜吧,我都饿了。细节问题也不能就一天全部敲定啊,之后再慢慢讨论就是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不对?”

    丁梦亚听到这话,眼神若有所思的从司静钰和施锦言身上划过,又看了一眼施妈妈,笑着开口,“行,那就点菜吧。”

    ps:看到别人家保底月票蹭蹭蹭上涨,你们家作者终于坐不住了啊~连前五都没进真丢人!于是俺决定了,今天所有工作不干了!咱们来玩加更游戏吧!一百章月票加一更,我今天一整天都用来码字,也就是说,你们今天能给我投到一千张月票,我就加更十章!我今天边写边传!继续码字去~~二十分钟后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