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眼睁睁看着几个人进入了包间,没有理会她,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眼。

    她之前之所以这么瑟,是因为司静钰和施锦言,从来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来打压过她。

    她虽然极度司静钰出声就含着金汤匙,可是跟司静钰大学四年同学,再加上在中间捣乱,让司静钰与施锦言两个人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她就觉得自己真的厉害到不行了。

    可是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她甚至吓得双腿还在发抖,她深刻的感受到,她跟司静钰之间的差距!

    他们一句话,就可以让她这个海龟找不到工作,就可以将她赶出北京城!

    她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房门,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可是,她不服!

    凭什么?凭什么要这样?!我陪你们浪费了几年的青春,到头来,就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吗?!

    包间里此刻一片安静。

    司静钰坐在座位上,抬头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觉得空气都有点凝结。

    她抿了抿嘴唇,半响后才伸出手拉扯了一下丁梦亚的胳膊,“妈……”

    “你别喊我妈!”丁梦亚怒吼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在这个小三面前竟然是这么一副德行!你心虚个什么劲儿?!你跟施锦言才夫妻,她是个外人!”

    她说到这里,伸出手,狠狠戳了一下司静钰的头,“你是不是觉得跟施锦言的事儿愧对她?我告诉你!别说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真的是你抢了别人的男人,你也给我把头抬起来!我们司家的大小姐,想要什么就直接抢!从小在富贵窝里长大的人,谁敢给你这么甩脸子看?!”

    她话是对着司静钰说的,可是眼神,却撇过施锦言和施妈妈,心里到底还是产生了一丝埋怨。

    司静钰笑嘻嘻的拉扯着她的胳膊,“妈,行了行了,我知道自己错了。”

    施锦言也低下了头,“妈,这件事情不怪静钰,怪我立场不坚定……”

    见他还知道维护自己女儿,丁梦亚这才觉得心气儿顺了一些。

    她冷哼了一声,施妈妈都直接开口:“亲家母,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是我们理亏,您放心,以后静钰在我们家,绝对不会在受到任何委屈!”

    听着施锦言和施妈妈的话,丁梦亚这才罢休。

    她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给施妈妈又讨论起婚礼的事情来。

    两边的家长讨论着婚礼的话题,司静钰与施锦言,却是对视一眼。

    丁梦亚发了脾气,施妈妈的态度就放的更低了一些,到了最后,丁梦亚看着面前的这群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至于新新的问题……”

    “亲家您放心,新新以后就跟我们老两口过!绝对不给静钰添麻烦!”

    可惜,这话刚刚落下,施锦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听,就听到对面保姆惊慌失措的声音:“先生,您们快点回来,新新流鼻血晕过去了!”

    ps:更新完~这几天连续加更,写的太多,有点疲惫,所以今天就加更一章,让我休息一下。然后三月份最后一天,照例,我又来做总结了,后台显示,这个月我一共更新了39万字。简直是太勤奋了有木有,所以,新的一个月的保底月票,都投给我吧哈~明天十二点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