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妈妈从那以后,对白就恨之入骨,再也不喜欢了。

    如果不是白带着新新回来,恐怕她根本就不会让白进家门!

    然而施妈妈毕竟是个忠仆的人民大众,不会说谎,听到白的那话,顿时又心慌了,她急忙开口,“谁让你喊妈?谁是你妈?我不是你妈!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呢?”

    她急忙扭头看向丁梦亚,“亲家,您可千万别听她乱说,我,我那当时不是被猪油蒙了眼睛吗?谁知道她竟然会这样,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白继续观察丁梦亚,发现她此刻脸色已经阴沉下来,非常吓人。

    她就继续哭着喊,火上浇油:“妈,您怎么也能这样呢?之前您说了,要给新新一个家啊!妈!”

    她这话落下,就打定了注意不再说话了,因为她觉得这把火填的可以了。

    然后她就看着丁梦亚冷哼了一声,面色冷冰冰的扭过头来,看向施妈妈,她的眼神里渐渐冒出光来,对,就是这样,最好就直接动手!

    可是她刚刚这么一想,就听到丁梦亚开口道:“我说亲家啊,你这之前的眼光,也太差了啊!”

    一句话落下,白觉得自己都懵了。

    呃?

    这发展,似乎不太对劲啊?

    丁梦亚是什么人?

    引领帝豪走到了现在,她看人的眼光绝对很准!

    这个白,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说出来的话明摆着是要挑拨离间。

    她为什么会这样?

    还不是因为想要搅合了这门婚事?

    本来,其实丁梦亚对于有个新新,觉得心里非常膈应的慌,这一次虽然施锦言打电话让他们吃饭,可是她却不是来讨论结婚的事情,关于新新,她觉得自己必须要替女儿说两句话。  Hello,继承者

    可是现在,丁梦亚怒了!

    她对施妈妈说出了这句话,就直接看向白,“我说白小姐,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你就讨好着我女儿,像个跟屁虫似得,当时我就觉得你一肚子的坏水,可是想着跟着静钰有点心眼也没事儿,不过你现在……能不能先把脸上的那股得意去掉了,再来演?你以为你是奥斯卡影后啊?演戏信手拈来,演什么就像什么?我告诉你,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就别在这里扮演什么白莲花!我告诉你,不像!”

    她说到这里,扯着嘴唇,露出一抹冷笑,“还有,你这点道行还是太浅了,在我们几个人面前,真是不够看的!”

    她一句一句,说的白脸上一片青一片白,颜色变换了好几次,最后整张脸都被气的铁黑。

    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毫不客气的指着鼻子大骂过!

    而且丁梦亚气势很强大,站在那里就有一股领导的风范在,震慑的她竟然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她涨了涨嘴巴,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看着丁梦亚扭头看着几个人,直接开口道:“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哦,对,说道婚礼的问题了,具体日期先不说,但是我女儿的婚礼,绝对要大办!隆重的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