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到这里,瞅了一眼司静钰那满脸不耐烦的神色,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

    他好不容易把静钰追到手,好不容易哄着她回心转意,这个白,来这里乱说什么?

    如果不是他把股份给了静钰,恐怕此刻静钰就要相信了吧?

    他指着司静钰,对白厉声说道:“华普的股份,现在有百分之五十已经转到了静钰名下。”

    白从他嘴里听到这话,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她急得嗓子一下子就尖锐起来,“你疯了吗?你怎么能把股份都给她!她已经那么有钱了!她根本就不需要你的钱!”

    她的态度,就像是个小丑一样,让施锦言看着,都带着不耐烦,他蹙起了眉头,“白,我的钱,我怎么处理,你没权处置吧?”

    “可是我是你儿子的妈!”白再次喊道。

    施锦言听到这话,冷笑一下,“那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

    白直接被他噎住了。

    施锦言却根本不理她,直接看向司静钰。

    他突然觉得,白这种话都可以胡言乱语,是不是之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还给静钰说过什么话?

    他扭过头,着急的看向静钰,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静钰,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说清楚,从大学里开始,我喜欢的人就一直是你,我跟白没有任何关系!”

    他斩钉截铁的话,让司静钰听着顿时一愣。

    曾经在山洞里,他说过,他喜欢的一直都是她。

    当时情况紧急,她也没有询问过内情,可是现在想来,他跟白在大学里的时候,明明是情侣啊。

    她不解的看着施锦言,正打算询问,就听到旁边白的尖声叫声:“施锦言!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似乎是受伤一样后退了一步,震惊的看着施锦言,然后再次看了看司静钰。

    他们在楼道里闹出来的动静也不小,包里的几个人都听到了,此刻包间房门打开,丁梦亚站在那里。

    司静钰与施锦言背对着门口,所以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可是白却站在两个人对面,刚好看到了,她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接着就顿时露出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她咬住了嘴唇,眼泪一下子就涌上眼眶,“锦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是不是因为顾忌司家,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背景,我来自农村,而她家境优越,你才……你,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不,不是这样的……施锦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都给你生了一个儿子啊!”

    说到这里,她捂住了嘴巴,接着就低下了头,小声哽咽起来。

    那副样子,活生生一副被抛弃的样子啊!

    她边哭,边在心里想着,无论如何,我今天也要先搅合了你们的这一顿饭!

    对面这位丁夫人听到这话,肯定怎么样也不会让司静钰在嫁给施锦言了吧?

    这么一想,她就哭的更加委屈起来,抽抽搭搭的,眼泪直流,想要看笑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